专栏

烧钱游戏难以为继,极兔速递IPO故事不好讲

编辑 | 虞尔湖

出品 | 潮起网「于见专栏」

过去,头部快递公司高速增长,二三线快递公司也加速被淘汰退出,市场份额向头部趋于集中。不过近年来,新进企业极兔速递发展势头迅猛,悄然在残酷的竞争格局上插上了一脚。 

继2021年收购了百世快递之后,今年5月极兔速递斥资11.8亿元把顺丰丰网收入囊中。随后在6月,极兔速递敲响港交所的大门,正式递交了上市申请。 

快递行业硝烟四起,极兔速递异军突起的背后,是依靠收购和融资撑起的规模。疯狂扩张只给极兔速递带来一时的快乐,但后续的隐患却难以解决。一方面是极兔速递在整合并购资源路上困难重重,由此带来的运营乱象,频频被市场诟病。

另一方面,因在国内的发展不够顺畅,极兔速递只能依靠出海搭建起更多海外项目,以此增加IPO的筹码,但这给极兔速递带来沉重的资金压力。 

与此同时,根据极兔速递近三年在国内市场的各种表现来说,即便成功上市,也难以撑起更高的估值。 

流血上市的故事,能有多美? 

从2020年进入中国市场开始,极兔速递在华业务才刚走过三个年头。根据极兔速递的招股书显示,截止到2023年上半年,极兔速递在国内快递市场的市占率已有10%。这样的发展速度,的确值得其他同行为之忌惮。

不过,这10%的市占率并不是极兔速递自己打下来的天下,而是通过并购了百世快递之后才获得的。而且按照正常情况来说,在并购之后极兔速递的市占率至少能达到15%。这当中失去的部分,是因为极兔速递吃下百世快递之后产生种种混乱,继而被同行趁机蚕食了。 

但最尴尬的是,极兔速递的扩张并购策略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极兔速递作为最后入场的选手,如果不能立马做大做强,其势必会在行业激烈地角逐下,跟其他二三线快递企业一样,被洗牌出局。所以,极兔速递完全不敢停滞不前。

image.php?url=YD_cnt_92_01QM09wpgoPG

据极兔招股书显示,近三年在营收逐步增长的同时,其亏损规模也在同步扩大。从2020年至2022年,三年期间经营亏损合计为36.42亿美元。 

与此同时,极兔速递引以为豪的海外业务也出现了经营危机。根据数据显示,极兔速递的大本营——东南亚地区的毛利率已经从2020年的30%降至2022年的20%。除了东南亚以外的海外地区(中东和南美),毛利率从32%降至负10%,也就是说极兔速递的部分海外业务从去年开始转盈为亏。 

随着亏损压力的加大,极兔速递迫切需要新一轮的资本运作。所以,赴港上市的日程被加速安排上了。 

只是,本来在中国市场发展的这三年,极兔速递除了有融资输血,更多是依仗其海外业务的盈利能力来支撑在中国市场的“烧钱游戏”。如果海外市场出现折损,那么极兔速递的上市故事也没有太多亮点可看了。 

买回来的江山,或是易攻难守 

随着今年京东平台也放开快递准入,极兔速递顺利搭上了继拼多多、淘宝之后第三个电商平台。 

费尽苦心进入电商赛道后,极兔速递需要面对来自通达系的围剿式竞争。“通达系”与阿里巴巴采用“商流合作+股权绑定”的合作方式,依托阿里巴巴强大的商流优势,发展迅速。目前,快递行业超70%的电商快件,仍由“通达系”支撑着。

image.php?url=YD_cnt_92_01QM09xPETUL

极兔速递在整合了百世快递之后,其网点数量仍然远远少于通达系。截至2022年,申通网点数量为45000个,韵达是33301个,中通是31000个,极兔最少,只有21000个。 

虽然今年极兔速递把顺丰丰网公司收购了,再一次巩固了在电商快递领域的布局。问题在于,天下没有免费的馅饼。成立一年半时间的丰网,是一家负债规模超过21亿元的企业。根据顺丰此前公布的财报,丰网在今年第一季度,净亏损为1.43亿元;2022年全年亏损7.5亿元。 

尽管丰网给顺丰带来不少快件业务增量,并顺利切入了低价市场。但因此也拉低了顺丰整体的毛利率,更重要的是亏损难止。在顺丰谋求“A+H”二次上市的时期,丰网就成为其财务报表上的不良资产。于是,顺丰直接快刀斩乱麻选择弃车保帅。 

此前极兔速递在整合百世快递的过程中俨然是一地鸡毛,现在接手丰网的这个烫手山芋,是负担还是助力,则继续考验极兔速递的内部管理整合能力了。 

再者,如今菜鸟把圆通收购了,补上了自己的短缺部分。很显然,近水楼台先得月,即便庞大如阿里巴巴这样的集团,也不甘心把电商业务的末端资源拱手让出。从阿里的财报中也可发现菜鸟的营收增速十分可观。据闻,菜鸟的上市计划也有了轮廓。 

电商快递业务的市场争夺,也因此变得更加激烈。 

除了传统的快件服务,几乎所有快递公司都在寻找更多的增量。目前快递市场的两大新兴主流细分业务,一个面向高端时效产品的配送服务,如航空件;另一个则是同城即时配送。

即时配送起于外卖,随后逐步延展至全品类到家配送。随着微距电商时代来临,即时配送网络已成为同城零售的基础设施。因此如今传统快递巨头几乎同步开始布局同城即时配送,市场格局或将生变。 

这两大新兴业务,顺丰、京东物流、圆通等早早就占位完毕,极兔速递要想赶超并不容易。因此,极兔速递目前能谋求扩张的主赛道,依然只能是传统快件,这会是一场硬仗。极兔速递能否守住这靠“买买买”回来的江山,可能还要再进一步地观察。 

竞争激烈,极兔的经营短板恐成致命伤 

2020年快递业务量增幅显著,达到31.2%,但收入增长却下降到17.3%,这是因为快递件均收入降幅明显,降至10.6%。出现增量不增收的原因有三,第一是受到此前疫情影响,农村电商异军突起,带动快递需求增长幅度较大。 

第二是和西方国家相比,我国排名前三的快递公司的总市场份额在50%左右,而西方国家这一数值在80%—90%之间。这说明快递企业之间的恶战将会是一场持久战。 

最后一点,是顺丰和极兔速递参与到电商网购快递市场的竞争,使得市场供给增大,价格战进一步加剧。在这种情形下,快递行业“以价换量”的竞争态势没有得到遏制。快递件均收入从2019年的11.8元降到10.55元。 

几毛钱的降幅在外行人看来似乎无关紧要,但快递行业本就有锱铢必较、分秒必争的特点。基于庞大的业务规模,几毛钱的差额都能给快递公司制造相当大的利润空间。 

因此,每一轮快递业的价格战,都会给所有参战企业带来惨痛的代价。一些实力不足的快递企业就成了牺牲者。天天快递已经停摆,德邦、优速和百世快递都已经“江山易主”,遭遇并购。

image.php?url=YD_cnt_92_01QM09yFimqp

截止至9月17日,极兔速递在黑猫投诉平台上累积投诉量已经达到23891条。简单观察一下,可以发现投诉内容集中在“派送超出时限”“快件丢失和损坏”“虚假签收/虚假物流信息”“客服服务态度差”这四类上。 

在虚假签收和虚假物流信息的问题上尤为严重,许多消费者投诉在物流信息显示物品已经抵达快递驿站,但到驿站却被告知物品还在路上;还有的情况就是消费者完全没有收到快递,但物流信息显示已经签收了,在反馈到极兔速递的客服端时,迟迟得不到回复。 

投诉的主体,除了购买商品的消费者,还有商家。比如因为极兔速递超过一周时间都不进行派送,最后导致买家退货的情况。 

如此种种服务乱象,都让人对极兔速递的经营质量产生了怀疑:这样的服务质量,在当下残酷的行业竞争中可以走多远呢? 

要知道,低价并不是服务和用户体验差的理由。今年快递业的热词是“时效”和“上门”,俨然从拼价格转变为拼服务了。这当中除了有国家政策监管的原因,也有电商快递陷入增量瓶颈的缘故。 

总而言之,在当下愈演愈烈的行业竞争中,极兔速递的运营管理如果迟迟无法跟上,日后难以避免被淘汰出局的命运。 

极兔速递的经营短板,一方面是来自仓促之间吞下百世快递的副作用,等双方整顿完毕是可以优化解决的,但另一方面由于极兔速递所采取的加盟制,其管理上面的短板并非短期内可以改善的。 

加盟制度对于快递企业来说,就是把双刃剑。优势自然是能够凭借相对更低的成本来快速占据市场、扩张规模。但缺陷也很致命,首先就是网点自营导致管理松散,客户端满意度低;其次是资源共享程度低,调配能力差,难以形成协同网络。 

结语 

在快递行业走向寡头竞争时代的过程中,极兔速递的流血上市,很有可能会让公司面临更多的压力。尤其随着行业内卷加剧,其市场份额可能会出现萎缩,利润空间也可能会受到更严重地挤压。 

如今可以看到的是,极兔速递正在通过烧钱模式极力给自身做“加法”,其在中国市场的基本盘也的确越来越大。而这样大举扩张的选择是对是错,需要交给时间来告诉我们答案。


本文经授权后发布,本文观点不代表立场
长沙建设全球研发中心城市 中建智慧谷筑巢引凤
« 上一篇 07-22
雍禾医疗的困境:成本越来越高,竞争越来越大
下一篇 » 07-22

相关内容

美团的关键年:摆在面前有两道“必答题”?
新掌门,新模式,美特斯邦威要“破茧重生”?
达利食品,难逃“中年危机”
预盈超10亿的石头科技,为何难让资本市场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