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4.jpeg

首日破发、市值缩水,上市对Grab来说只是开始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有牛财经”(yncj_cn),作者:黑桃与长剑 万众瞩目之下,又一只东南亚巨头在美股冉冉升起。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有牛财经”(yncj_cn),作者:黑桃与长剑

万众瞩目之下,又一只东南亚巨头在美股冉冉升起。

美东时间12月2日,来自新加坡的科技独角兽Grab正式完成与Altimeter Growth Corp.的合并,以SPAC模式登陆纳斯达克,其首日一度高开至13.29美元,涨幅达20%。不过,Grab股价很快便转跌。截至12月3日美股收盘,Grab股价已跌至8.99美元,市值则为355.04亿美元。

不可否认的是,历经近十年的发展之后,Grab在东南亚的商业地位已经举足轻重——由打车、送餐和金融服务组成的“Grab生态圈”自狮城新加坡辐射而出,将东南亚四百余座城市、数以千万计的司机、外卖送餐员和中小商家囊括其中。但另一方面,扩张行为也为它招来了不少麻烦,这不仅包括Gojek、Tokopedia、Shopee、SeaMoney等相关业务领域的竞争对手,还有来自东南亚诸国的法律监管风险。在可预见的未来,Grab要面对的挑战还很多。

首日破发、市值缩水,上市对Grab来说只是开始

图片来自Yandex

从“乞讨般的日子”到逼退优步,Grab何以登上顶峰?

尽管Grab如今的总部在新加坡,但它实际上发迹于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2011年Grab刚在此地创立时,其团队规模还相当小——牵头者是陈炳耀(Anthony Tan)和陈慧玲(Hooi Ling Tan)二人,苏顿·托马斯(Suthen Thomas)则担任技术顾问,领导一个三人开发小组。

最初,这支小团队的想法是开发一个令出租车出行更加安全的应用,原因很简单:彼时东南亚的出租车行业充斥着各类社会不良人物,风评实在难言良好。按照托马斯的话来说,马来西亚出租车司机的名声“简直就是世界上最糟糕的”,陈炳耀也曾在采访中屡屡提起创业早年的惊险刺激,比如和幕后身份是军火贩子的出租车公司老板谈生意之类。

抱着这样的想法,打车软件GrabTaxi就此诞生。而对于陈炳耀及其团队而言,第一个难关就是招募司机,毕竟出租车行业利益链复杂,愿意为Grab服务的人并不多。为了说服足够多司机下载GrabTaxi,团队不得不挨个去敲那些等待修车的出租车窗户。正常情况下,这种方式成效寥寥——据陈炳耀回忆,10个司机中能有两个同意试试看就已经是万幸了。

“那是乞讨一般的日子。”陈炳耀说。

所幸,陈炳耀比其他草根创业者幸运得多,因为他有着来自家族的援助。早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年,陈家组建的陈唱汽车就已成为了日产在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的生产分销商,到陈炳耀独自创业时,陈唱汽车已经成为一家跨国集团,业务涉及汽车、房地产、金融等。这种情况下,家族众多政商渠道、资源及信用背书对陈炳耀的支持无疑是巨大的。

首日破发、市值缩水,上市对Grab来说只是开始

图片来自Yandex

在关系网的支持下,Grab甚至在创业早期就拿到了不少银行贷款,同时还于2014年获得了淡马锡的投资。2014-2016两年间,Grab又连续完成了六轮融资,募资额达到14.4亿美元,股东名单中不乏纪源资本、软银、滴滴等知名企业及机构——这是其他创业者难以想象的。

储备资金无后顾之忧的情况下,Grab得以实施其他打车软件难以做到的经营方针:本地化,这也是Grab多年以来的杀手锏之一。

针对东南亚乘客想打车却又担忧人身安全的心理,GrabTaxi推出了与朋友共享车程、实时跟踪乘车人等功能,还采取一口价的计价方式,且允许用户查看附近出租车并且预估车费,将乘车信息最大限度透明化。在不同的国家,Grab也会根据当地需求推出不同服务,例如其在越南胡志明市就大力推行摩托车出租服务,而在印尼则提供自行车租赁业务GrabBike。

凭借不间断的补贴政策和本地化战略,Grab在2015年就已经在东南亚的6个国家28个城市扎下了根,车队数量也达到16万之多。这之后,它不仅远远超越了TaxiMonger、Easy Taxi等对手,还硬生生拦住了来势汹汹的优步,迫使后者在每个城市都打起拉锯战。2018年,优步的主动撤退将这一战事画上了休止符,而彼时的Grab已经将用户规模扩展到了惊人的6.2亿,随后又通过“停战协定”接手了优步东南亚业务,其规模进一步膨胀。

首日破发、市值缩水,上市对Grab来说只是开始

图片来自Yandex

“超级应用”,超级烧钱

极力扩张打车业务的同时,Grab也开始积极探索其他业务,例如金融。

2016年1月,Grab推出了基于二维码的移动支付服务GrabPay,并很快在印尼、菲律宾、马来西亚、新加坡等市场展开服务。值得注意的是,这项服务不仅可以运用于打车支付,也可为电商平台/实体店购物、食品配送和资金转账提供支持。此外,它还在后期涉足类似花呗的“Pay Late”服务,以及中小企业贷款、保险业务等。

从Grab对金融业务的发力范围中,我们可以一窥它制霸东南亚金融领域的野心。不过,它真正成为人们口中的“超级应用”,还要等到逼退优步之后。

收购优步在东南亚的业务后,Grab获得的不仅是出行领域现成的客户与人才,优步此前布局的UberEats也让它在食品配送方面有了极大提升。基于此,Grab做出了自己的外卖业务:GrabFood。这之后不到两个月,Grab又和东南亚食品配送提供商HappyFresh展开合作,建立了自身专属的食品配送体系GrabFresh。自此,它作为外卖平台的短板已经全部被补齐。

“优步和Grab的合并,迅速推动后者进入了超级应用轨道。”一位先后于优步和Grab任职的高管在接受采访时,如此评价这次收购对于Grab的意义。

首日破发、市值缩水,上市对Grab来说只是开始

图片来自Yandex

目前,东南亚数个市场仍然处于蓝海状态。根据调研机构Euromonitor的统计,东南亚2020年在线点餐的渗透率仅为12%,而按需出行的渗透率更低,仅有约3%。此外,东南亚金融市场的渗透率也同样低下,Euromonitor的数据显示,该地区每10个成年人中就有6个没有银行账户或银行账户不足,并且绝大多数商业交易继续以现金形式进行。

庞大的市场机会之下,规模化的新业务明显让Grab的财务报表增色不少。2019年,Grab还因为巨额补贴等因素处在负营收状态,进入2020年后,其很快成功将营收转正至4.69亿美元。成本降低固然是Grab收入提升的因素,但因新业务增加而导致的销售额增加也不应被忽视——从财务数据来看,2020年Grab的调整后净销售额为15亿美元,同比增长了55%。

当然,Grab时至今日依然处于亏损之中,这点是成长型互联网公司避不开的一道坎。根据Altimeter Growth Corp.发布的证监会文件,Grab在2019年亏损了高达39.84亿美元,2020年,这一数字有所下降,但依然达到27.42亿美元之多。

首日破发、市值缩水,上市对Grab来说只是开始

考虑到Grab当前仍然在加码新业务,比如GrabRental、GrabKitchen等,它未来势必要在各地加大投入和补贴以吸引新用户。此外,Grab还在东南亚各国面临激烈的竞争和来自各国政府的监管。这种种因素影响下,指望其在短时间内盈利恐怕不甚现实。

挑战者与监管并立,东南亚掘金之路从不简单

当下,在Grab的诸多敌人中,最令它头痛的无疑是Gojek——这家出行公司自2015年创立以来一直在Grab和优步的阴影下进行扩张,以摩的为主要发力方向的它,起初并未被两家巨头注意到。但等到优步败退东南亚市场后,Grab却惊讶地发现,Gojek已经乘机占领了东南亚大部分摩的市场,并开始向它的腹地网约车领域渗透。

Gojek的野心不只是出行市场,而是成为另一个“超级应用”。和Grab一样,它此前也得到了众多资本的支持,身后不乏腾讯、美团、谷歌、京东、PayPal等知名企业。Grab开始扩张业务范围时,它几乎在同时开始了对这些新领域的进攻。如今,它们已经在很多领域发生了直接交锋,例如同城配送领域,Grab组建的GrabExpress 就遭到了来自Gojek旗下GoSend的迎头阻击;在贷款业务方面,Gojek也有PayLater以应对Grab的GrabFinance。

Gojek对Grab造成的威胁在今年6月陡然增强,那时,它与另一家外卖巨头Tokopedia达成了协议,以180亿美元的交易正式合并为科技公司GoTo,并一举成为印度尼西亚最大的科技集团。根据外界的预测,这家新公司的总估值已经非常接近200亿美元。

合并后的GoTo毫无疑问将是东南亚新的巨头。目前来看,GoTo每月有超过1亿活跃用户、1100余万商家和200余万名司机,整个GoTo集团的业务体系占据了印尼1万亿美元GDP的2%,合并后的双方优势互补,预计份额将进一步提升。

首日破发、市值缩水,上市对Grab来说只是开始

图片来自Yandex

除了Gojek之外,Grab还要面对“东南亚小腾讯”Sea的挑战,后者的进攻主要集中在金融领域。当下,Sea拥有数字金融服务业务SeaMoney——这一业务是由它的游戏支付板块发展而来,此外还整合了旗下支付业务AirPay、电商平台Shopee的支付业务和小贷业务。

值得注意的是,Sea还在去年初拿下了新加坡金管局颁发的数字银行牌照,这意味着它可能会开办一家类似腾讯微众银行的数字银行。

比起来势汹汹的对手们,零工经济这一引人争议的模式同样应令Grab警觉。

零工经济模式下,工作者和平台间的劳务关系一直难以定性,福利、人身保障方面也不如正常员工关系那样清晰透明。但若是不依赖这一模式,平台的亏损漏洞和增长速度问题势必会更严重,而平台为了减亏,成本很大概率也要落到工作者和消费者身上。

在国家众多的东南亚地区,Grab被监管政策打压的概率并不小。一旦它迫于某些国家的监管政策将旗下司机、外卖配送员等认定为雇员,那么它势必要支付大量费用来补偿这一群体,如果它不将这一成本转嫁到消费者头上,最终要面临的亏损可能是今天的数倍之多。

此外,Grab肆意扩张的金融服务也已受到了来自东南亚各国的重视。今年2月,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就曾公开表示,虽然先买后付(BNPL)服务用户逐渐增加,但针对相关领域的监管却依旧缺乏。如果消费者不小心超支,将对整个群体造成潜在的财政损害。基于此,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已经计划出台法律对服务平台进行审查。

对于Grab而言,东南亚市场的成长空间还很大,即便遇上了这么多麻烦,它也能用时间去抚平一切。但问题在于,它现在是一家上市公司,而华尔街的投资者们愿不愿意给它这么多时间还是未知数——当下,“零工经济概念股”早已不是市场上的香饽饽,如果Grab不想遭遇优步经历过的股价滑铁卢,那它就必须拿出实力,证明自己配得上这数百亿美金的市值。

首日破发、市值缩水,上市对Grab来说只是开始

本文由潮起网 作者: 网络 发布或转载,其版权均为原作者所有,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我们联系删除或处理。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亦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更不对您的投资构成建议。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2
上一篇:独家|聊聊我所亲历的主播查稅事件
广告

4.jpeg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广告

4.jpeg

广告

4.jpeg

广告

4.jp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