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与纳贤并行,字节跳动想借AI当“药神”?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有牛财经”(yncj_cn),作者:黑桃与长剑 字节跳动,这家新兴互联网巨头从来没有掩饰过自身对新领域的渴望,哪怕抖音、今日头条等拳头产品能让它不触及行业天花板,它也要将无边界扩张贯彻到底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有牛财经”(yncj_cn),作者:黑桃与长剑

字节跳动,这家新兴互联网巨头从来没有掩饰过自身对新领域的渴望,哪怕抖音、今日头条等拳头产品能让它不触及行业天花板,它也要将无边界扩张贯彻到底——投完理想汽车又转身拥抱车联网、密集“扫货”网文公司、推飞书入局在线办公、发力中重度游戏对标腾讯……只要是在风口上的赛道,字节跳动就一定不会缺席。

如今,它似乎还想通过投资为自己贴上一个新的标签:“药神”。

查询天眼查App可知,一家名为“水木未来(北京)科技有限公司”的药物研发初创企业近日发生工商变更,股东名单中新增了由字节跳动全资持股的北京量子跃动科技有限公司。工商信息变化后,水木未来的企业注册资本增加至94.56万元。

投资与纳贤并行,字节跳动想借AI当“药神”?

图片来自天眼查

字节跳动缘何青睐制药?

从其为数不多的官网信息来看,水木未来是一家“以结构和计算驱动的新型药物研发公司”,主要为企业客户提供结构生物学和药物发现服务等支持。值得注意的是,这家初创公司号称拥有亚太区首个商业化冷冻电镜服务平台,能够基于冷冻电镜、计算化学、机器学习和高性能计算核心技术,帮助创新药企提升药物研发效率和成功率。

目前,水木未来旗下坐拥还原氧化石墨烯载网、纳米磷脂盘组装技术、高通量蛋白晶体筛选解析技术等核心技术,服务客户包括国内、欧美的30余家创新药企和科研机构。

事实上,字节跳动已经不是第一次对制药领域下手了。早在去年12月就有消息称,字节跳动AI Lab(人工智能实验室)位于北京、上海,以及加州山景城(Mountain View)三地的研发团队正紧锣密鼓地招聘AI制药领域人才。而在这之前,AI Lab主要的工作是为字节跳动旗下各大内容平台(抖音、火山等)提供技术上的支持。

字节跳动进军制药领域的背后,AI制药领域也正迎来史无前例的大变革。

近些年来,多数传统药企开始选择与AI制药初创公司展开合作,典型的搭档有阿斯利康与Berg、辉瑞与Watson、葛兰素史克与Exscientia、强生与Benevolent AI等。此外,互联网科技巨头们也于2020年相继进入了这一领域,例如腾讯就在去年7月推出AI药物发现平台“云深制药”,百度则在去年9月成立生命科学平台“百图生科”。

另一边,意欲储备人才为进军AI制药做准备的企业也为数不少。几乎就在去年字节跳动曝出招聘消息前一天,华为也在官网挂出了招聘药物研发算法工程师的声明。从这份声明来看,该岗位主要从事应用计算化学及计算机辅助药物设计(CADD)方法进行小分子药物设计工作,并开发AI辅助药物研发的深度学习算法。

投资与纳贤并行,字节跳动想借AI当“药神”?

图片来自Canva可画

巨头们的扎堆入局,总算是让资本注意到了这条久久无人问津的赛道。根据动脉网的统计数据,整个2020年里,AI制药领域融资项目数量几乎翻倍,当年融资总额也从2019年的2.42亿元飙升至27.23亿元。其中最为亮眼的选手莫过于晶泰科技——它在去年9月拿到了3亿美元的融资,投资方中不乏谷歌、软银、晨星、中金、红杉等知名企业与机构。

AI制药,能成为药企们的“药神”吗?

资本与巨头盯上这条赛道不是没有道理的,近年来,全球新药研发领域都面临着效率下降的窘境,随之而来的则是药企们回报率的全面下降。从德勤的一份统计报告来看,截至2016年,全球16家头部药企研发回报率已经从2010年的10.1%降至3.7%。

在现有的人工+计算机辅助研发模式下,药物靶点的发现成了一件极其困难的任务,毕竟这意味着不断猜想、预测以及随后的数万次重复实验,一款新药的研发时间以数年计。如此困难的研发过程使得上市药品在适用症、靶点上大同小异,很多药企难以建立产品端稳固的护城河,便只能在机构批转、临床数据、专利上“内卷”,以求短期内超过对手。

典型的例子就是2014年上市的K药(Pembrolizumab)和O药(Nivolumab)。它们均为治疗晚期恶性黑色素瘤的PD-1抗体,也让背后的药企——BMS和默沙东陷入了持续数年的激烈竞争中,时至今日,它们依旧在全球多个市场上攻城略地,意图彻底超越对手。

这样的竞争局势显然不利于医药行业整体大阔步发展,而AI制药的出现或许能改变这一点。

AI制药能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人工制药的痛点——简单来说,它的本质就是运用人工智能技术提升新药研发的成功率,最终降低制药过程中的相关成本和时间。在这个大数据时代,若AI能帮助药物研发突破瓶颈,那么不管是药企还是供应链都将收获数十乃至数百倍的回报。

投资与纳贤并行,字节跳动想借AI当“药神”?

图片来自Canva可画

为了完成这一目标,熟练的AI算法和庞大的数据积累不可或缺,而传统药企在这方面就稍显薄弱,所以它们往往选择与AI初创企业合作来达成目标。当然,科技巨头们同样能从这条赛道上获利颇丰,不管是为自身未来可能的医疗生态铺路,还是做一家纯粹的供应链企业,AI制药技术都能帮助它们在医药领域的探索之路上迈出重要一步。

目前来看,字节跳动无疑是想借助AI制药业务与药企建立联系,进而为自己的互联网医药版图添砖加瓦。此前,它已经在“头抖西”上证明了自家AI算法的强悍实力,这也是它入局AI制药赛道的底气所在。然而,字节跳动的算法此前多运用于对碎片化内容的分发,在其他领域的表现还未经证实,其能否与AI制药的复杂需求相结合,还要打一个问号。

医疗,字节跳动的又一张大网

AI制药的前景确实美好,但张一鸣向来不把鸡蛋放在一只篮子里。

去年11月初,字节跳动发布了面向患者的“小荷”APP,以及服务医生的“小荷医生”APP,试图整合此前凌乱不堪的医疗业务线。这之后,字节跳动又成立了大健康业务部门“极光”,统一品牌为“小荷医疗”。新品牌由原百度副总裁吴海锋执掌大权,直接向张一鸣汇报。

仔细观察不难发现,目前的小荷医疗旗下大部分业务,都是字节跳动斥巨资“买买买”的结晶。

天眼查显示,2019年5月离开百度后,吴海锋和前百度执行总监孙雯玉创立了幺零贰四科技(海南)有限公司,但在去年12月10日被字节跳动收购,吴海锋本人已经在此前加入了字节跳动。字节跳动旗下的多项医疗服务,例如松果门诊、小荷医生等都是来源于幺零贰四。

更早之前,字节跳动作价5亿元完成了对医学科普网站“百科名医网”的收购。在被收购之前,百科名医网有着“国家卫健委权威医学科普项目唯一指定网站”的显赫名号,包括北京协和医院、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在内的“专业团队”也在网站内部有自己的科普工作室。

投资与纳贤并行,字节跳动想借AI当“药神”?

图片来自Yandex

收购百科名医网后,字节跳动医疗板块上的专业内容算是得到了进一步补足,这也能让它日后面对百度健康医典、腾讯医典等竞争对手时更有底气。

小荷医疗虽然“才露尖尖角”,但它目前在数据上的表现确实相当不错。根据七麦数据的统计,小荷App在iOS的下载量于今年下半年显著提升,尤其是今年国庆期间,其下载量均保持在7500左右。在医疗免费应用榜单(iOS)中,它也成功跻身前十名。

当然,互联网医疗领域虽有光明的前景,但前路也是荆棘遍布。纵观整个行业,包括百度、阿里、京东、腾讯在内的互联网巨头均推出了类似的医疗App,且在竞争力上丝毫不亚于初出茅庐的字节跳动。对于后者而言,想从这条赛道上杀出血路显然不是件轻松活计,而对AI制药的投资也没法助其在短期内取得优势。字节跳动接下来会如何迎战巨头们?不妨让时间告诉我们答案。

投资与纳贤并行,字节跳动想借AI当“药神”?

本文由潮起网 作者: 网络 发布或转载,其版权均为原作者所有,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我们联系删除或处理。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亦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更不对您的投资构成建议。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2
上一篇:66W超级快充,120Hz全视屏,荣耀Play5活力版正式发布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