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1500万 他是创业者的二房东兼保姆

文|铅笔道记者唐郡

融资1500万 他是创业者的二房东兼保姆

文| 铅笔道 记者 唐郡

导语

去年9月某天凌晨3点,周自强突然从睡梦中醒来,坐起身,心里嘀咕:“要是融不到钱怎么办?”想了1个多小时,无解,他又躺下接着睡。

与一般创业者相同,他也会因融资尚未到位而辗转反侧。不同的是,周并。为创业而创业。“如果不是恰好遇到这个项目,我可能也不会创业。”

2年前,周偶然得知WeWork模式。这种为中小企业提供集中办公场地,共享配套设施的商业模式深深吸引着他。

去年10月,周自强辞去联想之星高管职位,创办星空时间,通过办公区域整租转零租的模式,赚取差价,毛利50%以上。同时,星空时间以免费的行政服务和付费培训服务吸引创业企业入驻。

去年11月,星空时间获1500万元天使投资,由联想之星领投,风云资本及12位个人跟投。

融资1500万 他是创业者的二房东兼保姆

注: 周自强已确认文中数据真实无误,铅笔道愿与他一起为内容真实性背书。

辞职去做“二房东”

甫一进门,周自强首先绕着铅笔道办公室观察一圈,向记者询问:“你们这办公室能容纳多少人办公,租金是多少?”

去年10月,周创办星空时间,为5~30人规模的小企业提供联合办公场地。他自称“二房东”,“把房子租来,自己装修一下,再转租给客户”。

创业前,周已经在联想之星工作8年,他一手创办的创业CEO特训班已经成为联想之星的品牌。

一直以来,周想做线下创业孵化器,“落地生根”。

但是,他所知的创业孵化器都是“房地产商玩法”。他们向政府要一片地,建一栋楼用于创业孵化,不赚钱,剩余地皮建住宅或写字楼来盈利。“这不适合我们。”

2014年底,一个偶然的机会,周看到了美国联合办公空间WeWork的资料。他眼前一亮:“这个模式好,能赚钱。”

周分析道,WeWork的基础业务模式就是“批发转零售”,“批发”整层办公楼,然后“零售”工位。“这是个古老的商业模式,但古老的模式往往有生命力。”

此时,正好一位创业CEO培训班学员找上门来,说:“周老师,我们要不要一起做一个类似WeWork的孵化器?”

周心动了。尽管因各种原因,双方并未合作。但创办联合办公空间已是铁板钉钉。

融资1500万 他是创业者的二房东兼保姆

◆ 公共茶水间

起初,周打算将该项目作为联想之星的子公司,找一名房企高管出任CEO。

去年4~8月,周一直在寻找CEO,“就像坐过山车”。每次有人推荐人选,他都非常高兴地去见候选人,但“聊完我就知道没戏,又垂头丧气地回来”。

这种状态持续了1个多月,朋友推荐的10多个人选都没有成功。周又拿出手机,在LinkedIn和微信上翻找人选,“一共3000多个人,我一个一个翻”。又找了10来个人选,见过之后,还是不了了之。

一次内部会议上,总经理唐旭东问他:“小周,那这事到底谁来做?”

“还得我来做。”

“如果你去做,那你就要离开联想。”

“好。”

9月30日,周自强从联想离职,开启自己的“二房东”生涯。

签下1500平米空间

10月,周自强创立星空时间,自己任CEO。

此时,他的团队只有三个人,第一个同事已经入职一个月,在联想之星办公区外的公共区域办公。公司成立后,周将办公地点暂时搬到一个联合办公空间。

次月,星空时间获1500万天使投资。

联想之星领投,风云资本和12位个人跟投。

接下来,他开始寻找合适的办公楼。

周自强首先选择了中关村和望京。这两个区域一方面创业氛围浓厚,创业公司集聚程度高;另一方面交通、生活配套设施相对完善,企业招人更加容易。

一开始,他更青睐中关村创业大街。“我一直在这工作,所有的资源都在这里。”但询问了周围写字楼的租金后,他不得不放弃中关村。“太贵了,基本是8元/平米/天。”

周算了一笔账,当拿地的成本低于5元/平米/天时,联合办公空间才能盈亏平衡。中关村显然无法满足要求,他决定去望京继续寻找。

12月,星空时间与北京(望京)留学人员创业园达成合作,租下对方一层办公楼,约1500平方米。不久,星空时间第一个联合办公空间进入装修阶段。

提供行政服务

星空时间装修完成前,周先后在两个联合办公空间办公,“感觉基础服务基本没有”。

融资1500万 他是创业者的二房东兼保姆

◆ 联合办公空间内景

周所说的“基础服务”即行政服务(办公室维护、前台、会议支持等)。他认为,入驻企业主要是在空间里办公,行政服务必须做好。但当时很多联合办公空间的关注点在投资服务上,不同程度地忽视了行政服务。

周决定弥补这一不足。他把行政服务分成4个维度,分别是管家(后勤工作)、助手(基础执行)、专家(筛选第三方创业服务机构)、文化(推动企业文化落地)。“目前我们可以做到前2个维度,后面2个是未来发展方向。”

但行政服务是个细水长流的工作,“别人会觉得没什么特色”。

周决定开展付费创业培训业务。培训谁呢?他回想起在联想之星时的情形:很多CEO学员要求让公司高管一起上课,他们愿意为此付费。他觉得,创业高管培训存在需求。

说干就干,12月底,星空时间团队开始给规模50~300人的创业公司打电话,约好时间后亲自登门访谈,“一说就一个多小时”。

他们走访了40家企业,发现了CEO和企业高管的连接点。

首先,企业对中高层管理人员的能力提升要求迫切。其次,CEO没有精力甚至没有经验去培养管理人员。最后,公司发展太快,对管理人员需求较大,培养来不及,空降又诸多隐患。“我以前的CEO学员,请来一位可以管理上千人的高管,但到创业公司后,却无法管理好几十个人。”

周决定从创业公司高管培训切入,最后与CEO一起梳理企业人才体系。“相当于是培训加顾问。”

今年春节后,星空时间组织了两场免费高管培训,12家企业的30多名高管慕名而来。上了2次课以后,周发现自己“轻敌了”,高管们对CEO们的兴奋点反应甚微。“高管和CEO的诉求不一样。”

周认为,高管普遍存在一种“打工心态”。“‘打工心态’并非贬义,是指高管只对CEO一人负责,而‘创始人心态’是对所有人负责。”这种不同应该体现在课程中,CEO课程偏综合,高管的课程需要更垂直、具体一些,例如怎样带领下属完成KPI等。

因此,2次课后,周果断喊停,重新打磨课程。“把高管培养成创始人不是我们的目的。”未来,他将增加一些技能方面的课程。

慢生意

今年4月底,星空时间望京联合办公空间装修完毕,共200个工位,价格处于望京地区的平均水平:办公室工位每月2400元,大厅1800元。5月4日,空间举办发布会,将近200人参会。不久,第一批共2家企业入驻星空时间。

融资1500万 他是创业者的二房东兼保姆

◆ 联合办公空间大厅工位

5月底,星空时间入驻率10%左右,“少得可怜”。

究其原因,周自强认为主要有3个。一、企业搬迁新址,员工交通成本太高,导致企业决策缓慢;二、2015年上半年创业企业的爆发性增长并非常态,不可以持续,今年处于正常状态,新增企业相对较少;三、星空时间销售渠道略显单薄,前期主要通过朋友介绍。

6月,周尝试主动推销,他与团队成员打了200多个电话,感兴趣来看房的有20多个,暂时还未有团队决定入驻。

截至6月底,星空时间入驻企业增至9家,入驻率有所上升,但尚未达到周的预期。“一般来说,入驻率达到70%时,空间可以实现盈亏平衡。”

经营状况不算好,但在周自强意料之中。早在融资阶段,他就考虑到这些情况。“我这个(项目)慢,要多融点资,撑过头一年。”

未来,周将继续完善行政服务,并推出针对创业公司高管的培训课程。

读完文章,有报道需求的创业者请加Pencil-news,可享受铅笔道可爱萌妹纸的热情服务,加好友请注明“求报道”字样;

如需转载、市场合作,请加微信号Pencil-news。

本文由潮起网 作者: 新媒体 发布或转载,其版权均为原作者所有,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我们联系删除或处理。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亦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更不对您的投资构成建议。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2
上一篇:他网罗3千当地达人带你玩耍 打造境外深度游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