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双集团CEO祁国晟:唯有坚守理想,方可抵事业之路曲折漫长

2022年开年伊始,国双便呈现出强劲的业务增长态势。一季度合同金额较2021年同期增长六成,收入同比增长近五成。

文︱曾宪勇

“值得庆幸的是,我们的核心市场在新冠疫情爆发的两年间并没有受到太多影响,甚至出现了业务量增长迅速的势头。国双2022年合同订单额预计接近10亿元人民币,且在不断增长中。”坐在对面的祁国晟向笔者传递出这样一个利好消息。

4月26日,国双大厦,作为国双集团的创始人兼CEO,祁国晟又一次公开面对媒体,讲述国双近些年来的市场进击。

国双集团CEO祁国晟:唯有坚守理想,方可抵事业之路曲折漫长

国双集团创始人兼CEO 祁国晟

2022年开年伊始,国双便呈现出强劲的业务增长态势。一季度合同金额较2021年同期增长六成,收入同比增长近五成。

于2005年创立的国双,将自己的英文名取作“Gridsum”,它是“Grid”(网格)和“Sum”(求和)两个单词的合成,代表用并行分布式架构Grid处理加法Sum运算。“Grid”就是一个没有中心节点的网格,“Gridsum”可以理解为没有中心节点的并行化计算。有趣的是,这与近些年来才火爆一时的“区块链”概念极其相似。

17年前的这一命名逻辑,始于祁国晟对分布式计算的敏锐技术预见,并在云计算、大数据等新一代网络升级及信息技术落地的时刻逐渐得以验证。 

三次重大转型蕴含的迭代逻辑

“一个富足的世界是这样一个一切皆有可能的世界:生活于这个世界上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梦想,每个人都有事做,而不是整日为生计奔波,勉强度日。”这段话来自《富足—改变人类未来的4大力量》一书。

这本书的作者之一彼得·戴曼迪斯,是奇点大学的创始人、X大奖创始人,一生致力于以科技解决人类世界的宏大难题。在这本书中,作者向人们呈现了其对人工智能、无限计算能力、数字制造等指数型增长的科学技术的乐观预期,并为读者描绘了一幅激动人心的、以科技改变人类生活的美好图景。

这一美好图景正与国双一直以来所坚持的愿景如出一辙。“国双的使命是把人从经济社会常规运行的繁琐工作中解放出来。”祁国晟曾向外界表示,“国双集团历经三次重大的业务转型,在外部看来都是跨越式甚至是进入完全不同的赛道。但在我们自身来看,国双以科技力解放社会生产力、以科技劳动迭代生产关系的初心从没变过。同时,国双的技术能力也在遵循这个底层规律做着持续渐进式的投入和积累。我们称之为‘精益发展’”。

国双集团CEO祁国晟:唯有坚守理想,方可抵事业之路曲折漫长

回顾国双集团在其发展过程中所历经的三个阶段里程碑式的业务积累,或许人们可以清晰地看出这其中所蕴含的迭代逻辑。

第一阶段,基础算力积累期。

创立之初,创始团队首先从软件外包开发及搜索引擎优化起步,但三年后,他们坚决放弃了已形成稳定现金流的软件外包业务,转而自主开发产品。

对于一个初创期的年轻团队来说,这无异于“壮士断腕”,但后来的事实表明,要取得事业的最终成功,除了战略选择的眼光,还在于对某些方向的勇敢放弃。

创始团队逐渐发现,媒介分化导致信息爆炸的出现,互联网营销效果被极大稀释,客户对数据分析的需求开始变得十分迫切,营销投入的效果量化逐渐成为各个行业内通用的需求痛点。

凭借对市场营销及数据分析的深入理解,国双创始团队开发出公司第一款网站用户行为分析产品——Web Dissector。在当时的市场环境下,Web Dissector首先在业内引入了热力图的功能,允许用户直接在网页上直观看到网民的鼠标点击行为,每一个网页区域还能支持更进一步的数据分析功能。国双Web Dissector推出后立即取得了巨大的市场成功。

之后,国双又相继推出覆盖互联网、客户端、移动端、互联网电视等媒体全渠道的多款互联网大数据分析产品,并实现了产品线之间的数据互联互通,不断沉淀跨平台间的数据清洗、分析及可视化经验。在自动化营销领域中,国双完成了海量数据分析的承载量及运算效率的底层能力积累。

国双集团CEO祁国晟:唯有坚守理想,方可抵事业之路曲折漫长

国双获得的中国网络空间安全协会会员单位资格证书

国双的产品及技术能力在这一阶段受到了市场的广泛认可,客户量极速扩增,很快便拥有包括欧莱雅、可口可乐等在内的数百家消费品行业的头部客户,业务涵盖了数十个行业。2011年,国双营收破亿,同比增长近10倍。

同时,在资本层面,国双在2010年获得迪斯尼Steamboat思伟投资领投的A轮投资,2011年获得诺基亚成长伙伴基金的B轮投资。完成商业模式的塑形,并经受住了市场检验,实现了企业第一阶段的里程碑目标。

第二阶段,智能算法成熟期。

随着人工智能行业从感知智能向认知智能时代的迈进,国双开始自主研发创新高性能并行数据仓库技术,稳步迈入了从数据到智能、从算力到算法的第二个发展阶段,正式进军产业数字化转型领域。

也正是在这一阶段,国双将此前积累和沉淀的算力能力,陆续扩展到了司法、政务等高壁垒行业应用,将知识图谱、自然语言处理等人工智能技术进行产业“嫁接”,从数据化到多维智能化的技术能力升级,继续探索数据智能在复杂业务中的适配能力。

第三阶段,产业场景贯通期。

多年的坚实发展让国双逐步沉淀出“算力+算法”的“双轮驱动”数据智能化能力。国双开始发力为产业提供更为底层的、复杂业务场景应用所需的通用基础软件。

国双在2016年的招股书中曾经提出了自己的愿景,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将 SaaS从应用变成平台,将自己拥有的底座技术加以产品化,以便去服务数字化、智能化转型企业的需求,继而响应当时令所有中国创业者为之心动的“中国制造2025”和“去IOE”计划。

2021年,国双在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正式发布工业互联网平台Gridsum COMPaaS,开始直接对标美国GE的Predix和德国西门子的MindSphere等平台。

至此,为了将自己积累了十几年的底座技术最终成功地转变成为平台级软件,国双用了整整三年时间。 

中美贸易战引发的“国产替代”思考

2002年,祁国晟被保送至清华大学学习计算机软件。

2005 年,当时身为清华大学在校生的祁国晟在父母的资助下创立了国双。

自此后的11年中,国双创始团队一直专注于大数据、分布式计算、人工智能等新兴技术领域,并将超过40%销售净收入投入到研发环节,涉猎数据仓库、数字营销、智慧司法、工业互联网等领域。

2016年9月23日,祁国晟带领国双成功登陆美国纳斯达克,其个人也因此成为纳斯达克上市的中国企业中最年轻的CEO,国双集团也就此成为国内第一家赴美上市的大数据和人工智能公司。

不过,正值国双发展势头强盛之际,由中美贸易战衍生而来的科技战突然而至,国双身处的国际大环境发生了巨大变化。

2018年伊始,在美上市的国双集团屡屡受到美国一系列恶意制裁和刁难,公司股价累计下跌超过90%,致使公司一度失去融资功能,严重影响研发投入,甚至威胁到了业务发展。

国双集团CEO祁国晟:唯有坚守理想,方可抵事业之路曲折漫长

在接连遭受美国政府几次打压的情势之下,同时在冷静观察了复杂多变的国际竞争新环境之后,国双领导层开始思考,为什么不把自己的技术积累转化为标准化的产品呢?

“曾经有人很难理解,为什么我们这么一家小公司从一开始就要做那么大的产业布局,其实,这是我们曾经坎坷的发展之路赐予我们的。”国双集团副总裁彭俊曾向笔者这样表示。

在后续几年时间里,国双着力于将以往的核心技术进行了标准化封装,使之成为可以单独售卖的标准化产品,提供给自己的灯塔客户,进行实验性验证。

2019年,为更好地推进大数据、人工智能技术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推动产业互联网发展,服务产业升级和新旧动能转换,国双集团决定启动私有化退市进程,从海外资本市场退市后回归国内资本市场。

2021年3月,国双集团顺利完成了私有化退市工作。

在从纳斯达克退市后的日子里,每每提到国双的竞争优势,祁国晟有时会开上一个玩笑,“因为种种原因,国双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不能享受资本市场对人工智能企业和大数据企业的估值红利,所以我们就只能闷头认真地做客户,心无旁骛地去深耕底层技术,坚持做自己认为对的事,这反倒让我们修炼成了乾坤大挪移心法。”

在平台开发和应用过程中,国双集团先后开发出自主可控的数据仓库、智能CRM等大型企业应用软件,这些软件在中石油等国有企业中实地部署,大范围推广,完全可以对SAP、甲骨文(Oracle)等国外同类产品进行升级替代,成为“国产替代”计划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创新聚光灯下的“双轮战略”

“有时候,我们在行业中可能是一个后发者,但是却总能后发制人。”对于创新优势,祁国晟有着自己的独特理论。“如果你没有自己的核心优势,那就会永远跟在别人后面走。但是,有趣的是,你是否能够具备独有优势,能否超越对手,还要取决于你能不能虚心向对手学习。”

在祁国晟看来,要取得竞争优势,有无创新是一个因素,有无实力则是另一个因素。很多情况下,当国双推出一款产品的时候,竞争对手仍然没有能力和信心超过国双。“因为idea是容易抄袭的,功能也是容易抄袭的,但是往往这个功能背后需要有一个特别强大的基础性数据处理能力,它是没有办法抄袭的。” 祁国晟说。

截至2021年3月,国双公司累计提交专利申请超过3300件,其中发明专利超过3000件,主要集中在数据分析与挖掘、自然语言处理、知识图谱等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前沿领域。国双已成为国内人均发明专利最多的高科技公司。

从2020年至今,新冠疫情已经延续到了第三个年头。不过,祁国晟认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波疫情反而让行业市场对数字化、智能化以及自动化运维提出了更高层次的需求。这使得国双的整体业务不但没有受到很大影响,反而出现了很明显的增长。

这不得不提到一个真实的案例。

2019年底,国内一家油田企业曾经委托国双集团为其上线了一套数字化自动化系统。在系统上线之初便遭遇到了新冠疫情。由于疫情防控的需求,生产现场的控制人员数量只能减少为原来的30%,这意味着如果原来现场需要100名工人,现在只能派30名工人进入生产现场。在这样极端的实施情况下,国双系统智能化转型的价值却实实在在地被凸显出来。油田领导原本以为疫情导致的现场人员大幅减少会导致减产,然而这家企业最终却凭借国双智能系统的助力,以1/3的人力投入实现了意外的增产效果。

目前,提供智能化转型服务的软件公司在资本市场上尚没有受到很高的重视,祁国晟认为出现这样的问题是有原因的。“资本市场往往需要一些可比公司作为参照物。我个人认为目前的行业市场尚没有出现标杆性的可比公司,或是可比企业目前还处于一个不成熟的发展阶段,所以它们的财务表现经常会受到投资人的怀疑。”

国双集团CEO祁国晟:唯有坚守理想,方可抵事业之路曲折漫长

美国管理学大师彼得·德鲁克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企业家就是那些愿意过不舒服的日子,或者说不愿意过舒服日子的人。”和许多人想象的恰恰相反,很多时候,创新并不是一件有趣而轻松的事情,而很可能是艰苦、枯燥甚至感到痛苦的工作。

“今天的中国软件行业必然会经历一个痛苦的过程。我希望在国双决定去对接资本市场的时候,我们可以成为那家标杆企业。它需要具备成熟的业务、良好的财务状况、稳定的品牌客户、拿得出手的产品、稳定的经营模式和优秀的市场口碑,唯有坚守理想,方可抵事业之路曲折漫长。”祁国晟此语,充满了一番自我挑战的意味。 (曾宪勇)


本文由潮起网 作者: 曾宪勇 发布或转载,其版权均为原作者所有,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我们联系删除或处理。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亦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更不对您的投资构成建议。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2
上一篇:硬核物理课,学霸张朝阳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