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4.jpeg

未来全球经济将面临什么主要风险?

当今时代,高企的通胀与动荡的世界局势给全球经济带来许多不确定性,本文整理了专家们对未来可能发生的经济风险的看法。

当今时代,高企的通胀与动荡的世界局势给全球经济带来许多不确定性,本文整理了专家们对未来可能发生的经济风险的看法。

法国负责欧洲事务的国务秘书劳伦斯·布恩(Laurence Boone)

当今世界,尤其是欧洲面临的最大经济风险是能源和粮食危机。首先,物价的大幅上涨让许多人难以负担,不仅是穷人,连中产阶级下层也是如此,这增加了欧洲社会动荡的风险。另一个重大风险是中东和非洲将爆发更大的饥荒和能源危机,不仅是今年冬天,还有明年冬天。在中东和非洲,我们已经看到了再一次“阿拉伯之春”的火苗,我们知道它是如何导致许多政治和社会动荡的。

注:“阿拉伯之春”是指来源于2010年底,在北非、西亚等地区的阿拉伯国家,掀起了一些列以“民主”“民生”为口号的反政府运动。

亚特兰大联储主席博斯蒂克(Raphael Bostic)

最大的经济风险是,美国消费者开始预期物价将继续上涨,并开始基于这种假设做出支出计划。虽然我们还没有看到预期失控,但随着通胀水平保持在高位的时间越长,这种风险就越高。即使美联储正在尽力防止物价继续上涨,但通胀已变得根深蒂固。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经济学教授,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首席经济学家莫里斯(Maurice Obstfeld)

全球社会面临着广泛和加速的环境退化,包括各种相互关联的威胁,从气候变化到生物多样性丧失、森林砍伐到微塑料在海洋和饮用水中的扩散。日益严重的病毒威胁只是人类与地球边界冲突的一个症状。与此同时,美国国内的政治体系和全球治理机制似乎越来越无法应对我们面临的生存风险。没有什么地方比美国更能说明采取行动的障碍了。在美国,一个看上去“内向而落后”的政治少数派对政府的控制越来越紧,削弱了国内政策或全球领导力能够应对现代化挑战的任何希望。

Freedom Acquisition I Corp.的执行主席,瑞士信贷集团的前首席执行官迪德简?蒂亚姆(Tidjane Thiam)

在本轮周期中,最大的风险是政策失误。各国央行找到正确的政策组合将是一项微妙的任务,既要降低通胀,又要避免引发深度而持久的衰退,还要在不牺牲从全球化和自由贸易中获得的主要好处的同时,增强全球供应链的抗风险能力。

汇丰控股有限公司首席亚洲经济学家Frederic Neumann

最大的经济风险是严重的“滞胀”,即物价持续快速上涨,而世界却陷入深度衰退。在这种情况下,各国央行将束手无策,无力缓解经济增长放缓,只能通过维持高利率减缓通胀。虽然目前还没有接近那种情况,但这样的结果至少是可以想象的,因此,投资者似乎无法忽视这种尾部风险了。

世界银行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首席经济学家威廉·马洛尼(William Maloney)

我们向来喜欢作短期预期,但当着眼于未来相当低的增长率时,我们就面临一个更长期的问题。我更担心教育问题。这个地区在教育上还没有为即将到来的技术做好准备,三分之一的学生只达到了学习科学和技术的最低标准,那么高科技企业家将从哪里来?我们有大约30%的企业说他们无法获得所需的劳动力,而全球平均比例是20%。

花旗集团拉丁美洲首席经济学家埃内斯托里维拉(Ernesto Revilla)

就短期而言,我担心的是美联储。我担心的是,拉丁美洲可能会面临更低的经济增长和更高的通胀水平。从中期来看,我担心该地区能否找到新的增长动力,面对更具挑战性的外部环境以及全球化倒退,什??么还将推动拉美国家的增长呢?

Sadie Collective的联合创始人安娜(Anna Gifty Opoku-Agyeman)

对我来说,未来最大的经济风险之一仍然是在制定经济政策时对少数种族的利益缺乏考虑。如果不承认这些弱势群体将如何应对迫在眉睫的、已经存在的经济现实(不断上升的通货膨胀和即将到来的衰退),最终将使每个人付出高昂的代价,同时进一步加剧现有的不平等,这将进一步破坏我们取得的任何进展。我们早在2009年就看到了这一点,当时经济复苏的努力忽视了黑人妇女,她们的失业率上升了。我希望我们不要再犯同样的错误。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纽约城市大学研究生中心经济学教授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

从长远来看,总会有一些可怕的事情,比如气候变化和战争等等。但从短期来看,我认为最大的风险是美联储会紧缩过头。

国际清算银行总经理卡斯滕斯(Agustí n Carstens)

主要问题是不确定性和地缘政治形势。持续时间更长的石油危机将使经济复苏变得更加困难,控制通胀的代价也变得更大。从中期来看,挑战在于开始讨论怎样才能让经济再次增长。我们陷入了一种严重依赖有利金融条件的局面,包括财政和货币政策,只要你能维持这些条件,金融市场就欣欣向荣,但它们不能促进持续增长。我们需要加强对结构性问题的辩论。

俄亥俄州立大学经济学教授洛根(Trevon Logan)

最大的经济风险是通货膨胀。首先,对每个人来说,不断上涨的物价会侵蚀我们的消费能力。这伤害了消费者,并可能阻碍经济增长,因为他们被迫减少消费。第二个风险是,央行提高联邦基金利率/收紧货币政策可能会降低需求,也会增加失业率。第三个风险则与前两个风险有关。现在的经济与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大不相同。我们不太确定的是,紧缩的货币政策将发挥多大的作用——它会以抑制通货膨胀的方式降低需求吗?

我认为答案是肯定的,但未知的是政策的细节会是什么样子。考虑到市场集中度的上升和越来越多的劳动力市场垄断的证据,联邦基金利率应该是多少才是合理的?这是一种政策风险,即我们可能过于温和或过于激进,在任何一个方向上的重大错误都将对工薪家庭的物质福利产生重大影响。

罗马尼亚央行行长,也是世界上任职时间最长的中央银行行长穆古尔·伊萨雷斯库

滞胀是最大的经济风险。在70年代,我是一名年轻的经济研究员,我对那一段滞涨时期记忆犹新。那时候持续了10年。我认为,当时的冲击更大一些。石油价格从每桶1美元飙升到1972年底的10美元。

从经济、财政和货币理论的角度来看,你不可能轻易克服同时引发通胀和衰退的冲击。我们都在寻找解决方案。将利率快速提高到16% - 20%并不是其中之一,但在通货膨胀上升时降低利率也不是其中之一,就像我们南部的一些邻国所做的那样。也许,用结构性措施校准正确的财政政策,能够让关键利率和通胀率重回趋同的局面。但是在全球范围内避免经济衰退是非常困难的。

摩根大通欧洲、中东和非洲首席市场策略师沃德Karen Ward

最大的下行风险是,经济活动放缓并不能减缓通胀。只要疲弱的需求能使消费价格和工资通胀得到缓和,那各国央行就不需要那么用力地踩下紧缩油门,并设法实现软着陆。然而,如果通胀是顽固的,那么经济下滑就必须更严重、更持久,才能将通胀赶走。这种情况下的风险在于,这会在政府和央行之间造成冲突。最大的上行风险是劳动力市场紧张和能源挑战导致投资大幅增加,从而推动生产复苏。

世界贸易组织总干事恩戈齐·奥孔乔-伊维拉(Ngozi okonjo - iweala)

未来最大的经济风险是俄乌冲突的继续。

世界大型企业联合会首席经济学家达纳·彼得森(Dana Peterson)

美国经济面临的最大威胁是衰退,这是美联储为应对通胀上升而收紧政策所导致的。世界大型企业联合会(Conference Board)目前预计,美国今年晚些时候将出现短暂而轻微的衰退。这可能会发展成为滞胀(低增长但高通胀)。该前景意味着美联储将更加强硬,包括以更大规模和加速的加息将经济推入限制性领域——今年将加息至3%以上。

(冀文超 )

本文由潮起网 作者: 网络 发布或转载,其版权均为原作者所有,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我们联系删除或处理。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亦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更不对您的投资构成建议。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2
上一篇:2季度,这国GDP增长5.44%!未来经济面临3大困境?
广告

4.jpeg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广告

4.jpeg

广告

4.jpeg

广告

4.jp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