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万元起资金流水被核查 鑫远股份冲刺创业板

每经记者 胥帅 每经编辑 陈俊杰 正在冲刺IPO的湖南鑫远环境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鑫远股份),目前已经完成创业板第二轮问询。鑫远股份的主要业务是生活污水处理。

5万元起资金流水被核查 鑫远股份冲刺创业板

每经记者 胥帅 每经编辑 陈俊杰

正在冲刺IPO的湖南鑫远环境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鑫远股份),目前已经完成创业板第二轮问询。鑫远股份的主要业务是生活污水处理。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鑫远股份此次IPO被问询的关注点在资金流水。同以往单笔50万元以上的资金流水核查不同的是,此番鑫远股份的资金流水核查门槛在5万元。其他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的银行流水,单笔金额在5万元以上都要核查。除开董监高,关键岗位、管理人员岗位的银行流水也在核查范围之内。这包括财务管理部副经理、出纳、各污水处理厂厂长。

有资深投行人士表示,5万元以上的资金流水核查不一定是监管要求,也可能是保荐机构自己加码,“并不代表一种监管趋势”。

客户集中度被重点关注

鑫远股份冲刺IPO,目前已经回复了第二轮问询。鑫远股份的主要业务是生活污水处理。从财务数据看,2018~2021年上半年,公司营收分别为1.7亿元、1.9亿元、2.6亿元、1.5亿元,净利润分别为6331.66万元、7253.99万元、7767.45万元、3931.15万元。同期,公司主营毛利率分别为75.99%、69.46%、56.77%和 53.04%。

鑫远股份的主客户集中度较高。2020年,公司前五大客户合计销售收入2.38亿元,占比90.77%。特别是长沙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一直是鑫远股份报告期内的第一大客户。

首轮问询,鑫远股份的客户集中度被重点关注,要求其披露主要客户获取方式、招投标等。

需要注意的是,鑫远股份通过大量并购做大规模,收购了淮北鑫远、衡阳鑫远、新余鑫远、怀化鑫远等资产。因此涉及到收购方的问题也被关注。

申报文件与首轮问询回复显示,鑫远股份自深圳永清收购的衡阳水厂项目在收购前,深圳永清控股股东、湖南永清环境科技产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清集团)法定代表人被法院认定在项目招投标过程中存在贿赂行为。

根据湖南省宁远县人民法院于2019年7月2日出具的判决书,永清集团法定代表人因被认定为单位行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3个月。不过在2019年7月,上诉判决书中载明的刑期已执行完毕,永清集团法定代表人已刑满释放。鑫远股份认为不会对衡阳水厂后续建设、运营等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就在鑫远股份冲刺IPO时,有公司对其上市表达质疑,还将其控股股东诉诸公堂。

2021年12月初,兰州黄河(000929)披露了关联企业黄河集团的重大诉讼公告,被告之一便是鑫远股份控股股东湖南鑫远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鑫远投资)。原告指责在重组协议尚未终止情况下,被告核心资产“鑫远水务”改头换面、以“湖南鑫远环境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名义,在创业板申请上市,“一女二嫁”。这起诉讼大概由来要追溯至2015年,鑫远投资想通过借壳重组来完成上市。2016年,上述重大资产重组相关议案未获兰州黄河股东大会通过。

“上述表述是其基于自身主观立场的描述,与事实并不相符。目前我公司处于上市审核问询阶段,公司相关信息将以深圳证券交易所网站披露方式向社会公众传递。”鑫远股份方面对记者表示。

本次核查过程非常细致

鑫远股份第二轮问询被问到的要点还有资金流水,要求对鑫远股份及其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及其他关联方等关键主体或关键人员资金流水进行核查。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对鑫远股份和控股股东的流水核查是单笔50万元以上。核查中发现,2018年,鑫远股份存在部分交易对象将贷款转回公司的行为。2018年、2019年,鑫远股份与控股股东存在资金拆借。

2019年、2020年,湖南长大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大建设)是鑫远股份的前五大供应商之一。核查中发现,鑫远股份实际控制人谭岳鑫曾入股长大建设。谭岳鑫现通过海南昱成控股有限公司间接持有长大建设20.2%的股份。而谭岳鑫还与长大建设实际控制人之一何杰有资金往来。2019年、2020年何杰归还谭岳鑫借款合计400万元。保荐机构和申报会计师,对双方当事人进行访谈,并获取双方收付款说明,未见异常。

本次资金流水核查过程非常细致,谭岳鑫与朋友之间的资金往来也被核查。保荐机构和申报会计师通过查阅发行人员工花名册,走访客户及供应商等途径,确认上述朋友非为鑫远股份员工或关联方、非为客户及供应商股东,未见异常。

对鑫远股份其他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的银行流水,单笔金额在5万元以上都要核查。除开董监高,关键岗位、管理人员岗位的银行流水也在核查范围之内。这包括财务管理部副经理、出纳、各污水处理厂厂长。

“资金流水的核查都是范围之内,并没有强制要求5万元。”资深投行人士王骥跃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5万元以上的资金流水核查不一定是监管要求,也可能是保荐机构自己加码。这种严格的核查要因企业而异,并不代表一种监管趋势。

(:李佳佳 HN153)

本文由潮起网 作者: 网络 发布或转载,其版权均为原作者所有,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我们联系删除或处理。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亦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更不对您的投资构成建议。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2
上一篇:绿城管理控股(09979.HK)与绿城中国的附属公司订立代建协议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