哔哩哔哩81亿元拿地 互联网大厂也争当“地主”?

81.18亿元!深耕二次元的哔哩哔哩(B站)通过大撒币突破了次元壁,直接在上海杨浦拿地,这块地的价值约等于B站整个2020年前三季度的营业收入总和,外界认为将建为B站的全国总部。

81.18亿元!深耕二次元的哔哩哔哩(B站)通过大撒币突破了次元壁,直接在上海杨浦拿地,这块地的价值约等于B站整个2020年前三季度的营业收入总和,外界认为将建为B站的全国总部。

在房地产市场上,B站并不孤独,互联网巨头们近来斥巨资拿地。字节跳动、小米、美团、快手们的身影纷纷亮相北京、上海、深圳。有的是直接收购成熟办公项目进行升级改造,有的则直接买地开发自建房,总耗资几十亿至数百亿不等,大有摇身一变成地主的架势。

互联网巨头成地主

1月22日,上海土地交易市场迎来了开年后的第一笔大交易,上海信乐彼成文化咨询有限公司以81.18亿元竞得杨浦区定海社区一宗土地,总价81.18亿元,合楼面价22600元/平方米。

本以为这家文化咨询公司是“万、恒、碧、融”等一线房企的“马甲”。但查阅天眼查信息后发现,上海信乐彼成文化咨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郑彬炜,同时也是上海哔哩哔哩科技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其股东包括上海大鱼之家文化及上海小卡文化,两家公司股东均为B站董事长兼CEO陈睿和B站COO李旎。

这宗位于杨浦东外滩的地块,出让面积近13万平方米,建筑面积36万平方米,土地性质包括街巷、商业、办公、租赁和文体用地,被认为将建设成B站的全国总部。

根据B站已经发布的公告,其前三季度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3.2亿元,26.2亿元、32.26亿元,总和基本相当于81.18亿的买地款,不惜代价做“地主”的热情可见一斑。

无独有偶,就在B站拿地的60多天前,另一互联网巨头美团,通过间接全资附属公司汉海信息技衡(上海)有限公司以65.41亿元竞得上海市杨浦区定海社区大桥街道地块,同样是商办用地,出让面积为52606.1平方米。有趣的是,美团的地块与B站新拿的地块毗邻,两者也将成为一对新邻居。

除了上海,北京的互联网大厂在拿地置业上也不遑多让。即将赴港上市的快手,在其招股书中披露:公司于2021年1月15日与北京首农信息产业投资有限公司(北京首农)订立框架协议,同意通过北京快手购买总建筑面积约11.42万平方米的若干物业,总对价(含税)约人民币28亿元,及租赁总建筑面积约11.95万平方米的若干物业和相关停车位。

而在快手之前,字节跳动也正式启用了北京方恒时尚中心作为一处办公地点,这也是字节跳动的首个自有产权办公楼,由于地理位置优越,该楼单价较高,购置总成本约50亿元。

再往前推还有小米,2019年雷军在微博中激动地宣布,“北漂,奋斗九年,终于买房了,小米科技园,8栋楼,34万平方米,52亿造价!”

哔哩哔哩81亿元拿地 互联网大厂也争当“地主”?

悄然之间,当今的互联网巨头们,在房地产领域已是遍地开花,形成了一个特有的地产网络版图。

内外因促互联网企业打造地产护城河

为什么互联网巨头们都在近两年间巨资拿地?是看好房地产的未来吗?

相信互联网大厂周边的中介都将这个说法视作一大卖点。但实际上,互联网巨头们在土地市场上的厮杀,并非看好地产或是投资地产,而是有着内因和外因的双轮驱动。

第一太平戴维斯华北区研究部负责人李想告诉北青-北京头条记者:从内部看,互联网大厂们一步步从小作坊到巨无霸,对于商业办公的需求更加迫切。起初这些企业都是靠着租赁办公楼起步,随着规模的扩大,员工增多,互联网企业无论是业务模块还是人员数量都从原先的线性增长,变成了几何式爆炸增长。

以今日头条为例,最初的创办地点是海淀区某个住宅小区的单元楼中,员工十几人,几年的时间,就发展成了约十万人的规模,涉及了传媒、广告、短视频、线上教育等诸多领域,这样的体量只靠租赁已经难以满足需求了。于是我们就看到今日头条不但自己买楼做总部,还在深圳花了10亿元拍地自建楼。

小米、美团、百度、腾讯、哔哩哔哩等的情况也类似,在北京、上海、深圳、武汉等地频繁买地买楼,似乎成为了互联网巨头的标配。

与此同时,外部因素也有重要的助推作用,这里指的是地产政府的扶持政策。李想表示,各个地方的政府都希望引入这些互联网大厂在本地落户,不仅拉动当地就业,更重要的是带来一系列的上下游产业链。因此从地方政府角度讲,有意愿也鼓励互联网企业买地落户的模式,通过提供更加便利的条件,吸引互联网大厂们。未来甚至不排除更多二线城市,为了吸引互联网企业入驻,提供更加优厚的条件和土地政策上的优惠。

其实,热衷买地买楼不仅是中国的互联网公司,美国的互联网巨头,诸如苹果、亚马逊等公司也巨资修建了豪华总部,甚至还有“第二总部”。有华尔街分析师认为,互联网巨头用一种防御的姿态到处买地,以保证自己在纽约、硅谷等地有足够的空间,尽管自己目前并不急需这些地。

巨资买地背后是对商业地产的看好

虽然有着客观上买地置业的需求,但毕竟是十几亿、甚至几十亿元的投入,互联网大厂们掏出真金白银的背后是对中国商业地产未来的看好。

李想表示,互联网企业正在成为商业办公市场最为重要的客户,其需求也越来越强劲。以北京为例,最近几年的商办供应量是比较大的,加上疫情导致整体市场活跃度走弱,但来自互利网企业的租赁需求却未受影响、甚至有增无减。未来,随着疫情的结束,商办市场将迎来复苏反弹,互联网企业的需求可能更加强劲。另外,李想也表示,除了本地的资本以外,北京、上海等地的优质商办项目,也受到了外资的青睐。以他的观察看来,从2018年开始,外资在华投资一直比较活跃,2018年、2019年、2020年,连续三年外资在商办市场中投资成熟物业的权重持续上升,目前占到了约30%左右,这是比较积极的信号,投资者背景的多元化,也预示着中国商业地产被广泛看好。

李想解释道,从宏观经济角度讲,中国是世界上唯一一个能够做到有效控制疫情、且经济增速实现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而国外为了应对疫情、刺激经济复苏,纷纷采取开闸放水的货币策略,导致海外热钱集中、融资成本降低。在这些资金看来,经济稳定发展的中国将是比较安全稳定的投资目标国,尤其是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的商办市场,未来极有可能迎来大宗投资的反弹。互联网大厂们如今在商业地产上的扩张布局,也是着眼于未来的考量。

(:王晨曦)

本文由潮起网 作者: 网络 发布或转载,其版权均为原作者所有,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我们联系删除或处理。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亦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更不对您的投资构成建议。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2
上一篇:被调查被公开谴责诉讼缠身 实控人被批捕 *ST中新一步一步陷入泥潭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