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4.jpeg

除了中国好声音,星空华文冲刺港股IPO还有其他王牌吗?

回顾国内的综艺节目发展史,《中国好声音》曾是里程碑式的存在。曾一度稳坐各大省级卫视综艺节目收视率的头把交椅,更是民间歌手们心中殿堂级的存在。

回顾国内的综艺节目发展史,《中国好声音》曾是里程碑式的存在。曾一度稳坐各大省级卫视综艺节目收视率的头把交椅,更是民间歌手们心中殿堂级的存在。

但它背后的制作公司——星空华文似乎却江河日下。

5月13日,星空华文再次发起IPO,这一回选择登陆的是港交所。能否成功登陆港交所,我们结合其招股书数据或许能够有一定的参考判断。

爆款虽有,影响却渐弱

尽管曾经制作了《中国好声音》、《中国达人秀》、《蒙面唱将猜猜猜》等一系列爆款综艺节目,但现在的星空华文似乎在内容制作上影响力逐渐势弱。

招股书显示,从2019年到2021年,星空华文收入从18.1亿元滑落至11.3亿元,下滑37.6%;年度净利润则从盈利3.8亿元变为亏损2780百万,进而在2021年亏损扩大至3.5亿元,已经连续两年亏损。

除去占大头的综艺节目IP运营及授权业务,星空华文实际上还拥有757部香港电影的回放权和翻拍权,这其中不乏《猛龙过江》《精武门》《倩女幽魂》这样的经典作品。

但从单项收入来看,2019年至2021年电影及剧集IP运营及授权板块的营收由115百万下降至86.4百万,下降24.9%,这一数据依旧不理想。

get?code=ZjJjN2I2ZGRlZDA3N2Q2YjE1M2ViMzAyZWI0M2U5MTUsMTY1MzAyOTQ3NjI4OQ==

更为尴尬的是,时至今日口碑收视双双下滑的《中国好声音》依旧是星空华文的营收主力。2019年在整体营收中《中国好声音》占比为第一,毛利更是高达46.6%,而在2021年营收占比仍为第一,但毛利却仅有2.2%。

据腾讯网消息,尽管《中国好声音2020》的收视率仍十分亮眼。除了第三期节目收视率跌破2%之外,其他期的收视率都在2%以上,最好的收视率甚至达到了2.853%。

get?code=NTBkMzdhMWJlNWNiM2QxZmI2NThmOTI2MDNmMTM0YjQsMTY1MzAyOTQ3NjI4OQ==

但2021年8月13日《中国好声音2021》在浙江卫视播出后,在酷云实时收视率仅为0.9%。公众口碑也同步下滑。据豆瓣显示,《中国好声音2021》评分仅为4.4分。相比2012年开播第一季时的高收视与高口碑相去甚远。

get?code=M2U1OTViMjM5ODVmMDkxOGNlMjM3Njk2ODAyOWYwZDgsMTY1MzAyOTQ3NjI4OQ==

get?code=ZjdiYjBhZTc0YWI4NDA2NDk2NTFjZjEzOGNhODgyNjcsMTY1MzAyOTQ3NjI4OQ==

从《中国好声音2021》这一季来看,缺少非常耀眼的学员是问题之一。

据腾讯网分析,虽然出现了大量的原创歌手。业内也是鼓励原创的。但是,作为综艺节目而言,这些原创歌曲的水平参差不齐。能给观众的记忆点较少,难以比肩经典老歌。有的在旋律上体验欠佳,有的词句内容仅有宣泄呐喊之态,缺少汉语言的基础美感。

问题之二,真正被传唱的歌曲,大多在某个情绪上能够“刺痛”观众,精准击中观众的情绪“要害”。近来的原创歌曲,在情绪点上,更多是借鉴以往的歌曲,在“新”这一点上较为欠缺。“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整体氛围自然难以得观众喜爱了。

反观《中国好声音》刚刚播出的时候,不仅是新鲜的节目形式、动听的歌声,那英、庾澄庆、杨坤、刘欢组成的导师阵容,同样也是一大看点。

此后随着“流量时代”的来临,导师更换为李宇春、谢霆锋、李荣浩、李建四人,同样也是节目的一大看点。四人不仅在歌坛上有所建树,还有自己的“粉丝团体”;更是代表着“最新”的流行趋势,很多如今流行的歌曲出自他们之手。

一年又一年,一季又一季,质量未能同步提升,节目形式也未能更新,因此收视口碑双双下降或许也是必然了。

回顾过去不到10年的时间里,星空华文的综艺花路经历了从巅峰到沉寂的过程。这或许不是一家的困境。

市场分散+综艺短板,如何“出圈”?

对比早前冲刺IPO的乐华,它主打艺人管理业务,艺人收入分成为主要营收来源,有异曲同工之妙。但横向对比之下,星空华文仍然不具备突出亮点。

一个主打爆款综艺IP,一个主打顶流艺人,综合来看都依赖于观众喜爱度。

据中国经济网数据显示,2021年乐华的艺人管理业务毛利率由2020年的52.5%下降至2021年的46.0%。随着艺人分成比例的进一步升高,毛利率仍有可能会进一步下滑。虽说两家公司发展的领域有所不同,但困境却是一致。

纵向对比整个综艺节目市场,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显示,按2020年收入计,星空华文是中国最大综艺节目IP创造商及运营商,市场份额为2.0%。

而整体市场规模已在2017年达到顶峰,在此之后,由于电视台广告收入下降及电视综艺节目播出数量下降,电视综艺节目市场规模有所下滑,至2020年达到374亿元,而网络综艺的规模小幅增长,达到173亿元,一定程度上减缓了整个综艺节目市场的下行趋势。据华经情报网数据,预计2021年市场规模将分别增长至383亿元与180亿元。

get?code=NWU0NWQ2NmI5MWM4NmRlNDFmYWUyMDYwOTU5YTAyNGYsMTY1MzAyOTQ3NjI4OQ==

据格隆汇分析,到2025年时,电视综艺节目市场恢复增长至422亿元,网络综艺节目市场将达到203亿元。尽管从市场未来预期来看,想象空间较大,但整个行业高度分散,很难形成规模。2020年,前五大独立制作商及运营商的市场份额仅有5.5%,这也意味着,现在内容制作的竞争非常激烈。对于星空华文来说,公司的综艺节目IP能否火爆具有太多不确定性。

不仅如此,据有数DataVision分析,星空华文的综艺IP大多以培养草根明星为主,这给制作方带来了一个低价抄底草根艺人的机会,比如惨遭那英淘汰的周深,被星空华文签下后业内热度水涨船高。

而如今,网络综艺的数量已然超过了电视综艺,在互联网时代之下,用户观影的方式改变进一步促使爱腾优等流媒体平台的使用频率远超电视。

其次,疫情放大了星空华文作为纯内容制作方存货不足的劣势。星空华文即使是业内头部制作商,面对没有存货的问题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再者,互联网流媒体旗下的APP在使用便利性上优于电视播放,制作团队和推广力度以及影响力上也占据优势。

自有平台的玩家们由于自身平台属性,往往多点开花,投资大量内容品类以保证全年平台内容不断,即使由于疫情,新内容的拍摄受阻,但终究还是能在市面上找到拍完未播的二线节目,甚至直接重映经典。相比之下,电视综艺的没落似乎成必然趋势。

而且,节奏快、成本低的中短视频直接冲击了综艺制作商的基本盘。综艺让人追捧,源于它的快乐和分享的属性。如今的抖音快手则更为契合这一需求,竞争压力显著。

最后,综艺节目自身的模式门槛并不高。这意味着一档节目爆火之后,会有无数类似的节目出现。这样的结果,要么是大家的注意力被分散,要么就是很快产生审美疲劳。

市场分散、综艺门类短板等困境也不仅仅是星空华文自身的局限性,突破这些普遍问题确实不易,开拓新版图寻求破局或许是一种思路。

结语

选秀歌手遭遇淘汰,还有重来的机会。但文娱行业却是日新月异,市场集中度偏低竞争显著,多重不利因素下,留给星空华文的考验也在加大,如何让资本市场为其转身迫在眉睫。

文章来源:港股研究社(公众号:ganggushe)—旨在帮助中国投资者理解世界,专注报道港股企业,对港股感兴趣的朋友赶紧关注我们


本文由潮起网 作者: 港股研究社 发布或转载,其版权均为原作者所有,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我们联系删除或处理。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亦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更不对您的投资构成建议。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2
上一篇:获3000万美金融资,鉴智机器人深化自动驾驶的“智能基因”?
广告

4.jpeg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广告

4.jpeg

广告

4.jpeg

广告

4.jp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