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险“栽跟头”,阳光农险12家分支“列虚”集中被罚195万!相互制模式待解!

惩治违规不断加码。不过,地方银保监分局一天内集中对一家险企撕20多张罚单、合计罚款过百万元量级,却不多见。

惩治违规不断加码。不过,地方银保监分局一天内集中对一家险企撕20多张罚单、合计罚款过百万元量级,却不多见。

5月12日,齐齐哈尔银保监分局集中公布了22张保险罚单,全部开给了阳光农业相互保险公司(以下简称“阳光农险”)的地方分支机构。据统计,此次阳光农险的12家分支及营销服务部被点名,机构被处罚172万元,加上对相关责任人合计处罚23万元,阳光农险此次交罚款接近200万元。

作为国内唯一一家相互制农业保险公司,阳光农险起家于农业相互保险,如今在车险领域“栽跟头”,暴露出自身业务模式的秘密。以农业相互保险命名,但没有以农险而“出名”,阳光农险如何实现“具有较大品牌影响力、具有管理标杆地位和模式引领地位的专业性农业保险公司”的目标?

车险违规 频频虚列被罚195万

『A智慧保』统计发现,齐齐哈尔银保监分局针对阳光农险开出的罚单,主要集中于车险领域。从处罚原因看,还是老生常谈的问题,“虚列费用”、“车险直接业务虚挂代理人”。22张罚单,包括对公司及个人的处罚。

车险“栽跟头”,阳光农险12家分支“列虚”集中被罚195万!相互制模式待解!

众所周知,自2020年9月19日车险综合改革启动后,监管对车险领域的违法违规行为加大了处罚力度。尤其是对一些屡罚屡犯的违规行为,监管更是下定惩治的决心。在今年3月26日的车险综合改革半年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上,银保监会副主席梁涛也再次提醒一些地区出现新情况新问题需要引起高度关注。

比如,银保监会开始以短频快的方式,组织10个银保监局,对12家省级分公司开展检查,3月底进场,1个月内完成,检查范围包括综改以来的车险业务,重点盯住费用及赔付情况异常、市场份额异动、市场反映问题较多的地区和机构。对各类违法违规行为露头就打,对于“改头换面、隐形变异”的违规做法,开展靶向治疗,决不允许市场秩序的搅局者破坏车险综改工作全局。

可以说,关于车险的整治,没有最严,只有更严。

作为国内唯一一家专业的农业相互保险公司,却在车险方面栽了跟头,且违规问题正是目前车险市场严打的范畴,这让市场对其业务结构产生了好奇。

商业保险属性明显 特色业务模式待开发

说起阳光农险,这家成立于2005年的专业性农险公司,至今已16年。阳光农险凭借国内唯一一家相互制农业保险公司而备受关注,正是这一独特性,也使其得到了监管等部门的重视。

资料显示,阳光农险是由北大荒(600598,股吧)集团发起,注册地在黑龙江。目前,阳光农险也是黑龙江省唯一一家总部法人保险机构,可以说在享受区域资源福利方面,阳光农险具有一定的优势。成立之初,阳光农险注册资本金为7000万元,如今已升至10亿元。

自成立以来,阳光农险便以“为农民谋福祉、为农村谋和谐、为农业谋发展”作为企业宗旨,以“做优专业化公司、培育职业化团队、实行科学化管理”作为发展思路。

从其经营的业务范围看,包括农业保险、财产保险、汽车保险、责任保险、信用保险、保证保险、短期健康保险、意外伤害保险,其他涉及农村、农民的财产保险业务,上述业务的再保险业务;国家法律、法规允许的保险资金运用业务。

显而易见,无论是从公司命名,还是业务的介绍,农险或许才是其“根基”。但从近年来的发展情况看,阳光农险的业务属性正在变得不一样。

2020年阳光农险各险种保险业务收入情况

车险“栽跟头”,阳光农险12家分支“列虚”集中被罚195万!相互制模式待解!

据统计,除政策性农险外,其商业保险有了快速的发展,尤其是商业车险。数据显示,在阳光农险2020年的保险业务收入中,排在第二位的险种就是商业车险,较2019年同比增长了15.7%。排在第一位的种植险,保险业务收入同比增速为10.7%。

作为刚需的险种,车险成为众多险企争抢的对象,在激烈的竞争下,中小险企无法与大型险企相抗衡,经营成本不断加大,这其中也包括阳光农险。据统计,近6年时间内,阳光农险的车险承保利润一直为负。

车险“栽跟头”,阳光农险12家分支“列虚”集中被罚195万!相互制模式待解!

此外,也有业内人士曾表示,阳光农险经营的是相互制保险,这与商业保险还有一定的差别。但从目前国内的相互制保险看,尚处在探索阶段,而阳光农险部分农险业务也与商业保险相类似。可以说,阳光农险的相互制属性还没有得到完全体现,特色化的经营模式尚未实现。

违规痼疾难根治 停业撤职多次出现

业务模式的探索,需要时间打磨。但在合规化经营方面,阳光农险或许还需要加把劲。

据悉,阳光农险除此次领了高额罚单外,在此前也曾被监管处罚过。资料显示,2019年5月份,黑龙江银保监局对阳光农险的四家分支机构开出了四张罚单:

 阳光农险甘南支公司由于在监管部门责令停止接受种植险新业务期间办理新业务,被处以停止接受种植险新业务3年(时间自2019年5月13日至2022年5月12日),同时撤销相关责任人的任职资格。

阳光农险齐齐哈尔中心支公司由于在监管部门责令停止接受新业务期间办理新业务,被责令改正,处罚款50万元,相关责任人被罚21万元。

阳光农险依安支公司由于编制虚假现场查勘记录,被责令停止接受种植险新业务1年,撤销相关责任人的任职资格。

阳光农险梅里斯营销服务部由于虚假理赔,被责令责令停止接受种植险新业务1年,撤销相关责任人的任职资格。

停止新业务、撤职,在保险业处罚中算得上较为严重,均落在了阳光农险头上。而且,在阳光农险发展过程中,不止出现过一次。

2010年时,阳光农险也曾因为“未经批准擅自设立担保公司和生产资料”、“未经保监会核准擅自任命高管”、“提供虚假的营运资金资料以及虚假的农险理赔资料和退还保费资料”被原保监会处罚了百万元,且时任董事长兼总经理被撤职,垦区外非农险业务被停6个月。

如今,再领百万元罚单的阳光农险,或许要在合规经营管理上再下功夫。

新管理层到位 机构扩容业务拓展可期

阳光农险的发展虽有不足,但从国家对于农险的支持,以及正在努力改变的阳光农险来看,值得期待。

据悉,近年来,国家在农业发展上给予了更大的支持力度,作为保障农业发展的农险,自然也被高度重视。从监管发布《关于加快农业保险高质量发展的指导意见》到中国农业再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开业,再到政府报告中明确点名,农险的发展被寄予了很大期望。

从阳光农险自身的发展及改变看,虽然业务机构尚需进一步优化,但从其盈利能力看,如今已经走上持续盈利的轨道。数据显示,自2011年以来,阳光农险的净利润虽有所起伏,但一直处于盈利状态。

今年3月,阳光农险迎来了新一任总经理卢一鸣。作为从阳光农险基层成长起来的人员,卢一鸣有着丰富的一线工作经验。可以说,从阳光农险管理层来看,主要领导已经配齐,接下来就是如何进一步提升业务规模和业务质量。目前,阳光农险正在筹建天津分公司。

在阳光农险2021年的工作会议上,董事长王喜涛表示,未来公司将以“双轮驱动、两翼支撑、一链保障”为发展目标,力争在行业同类公司中,“保费规模”和“经营质量”指标至少其一进入第一梯队。到2025年,公司力争发展成为国内具有较大品牌影响力、具有管理标杆地位和模式引领地位的专业性农业保险公司。

阳光农险要挤入“第一梯队”,如何体现相互制特性、发挥农业保险的优势,也备受关注。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A智慧保。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吴静草 )

本文由潮起网 作者: 网络 发布或转载,其版权均为原作者所有,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我们联系删除或处理。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亦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更不对您的投资构成建议。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2
上一篇:布局谋篇碳中和 绿色保险行业调研进行时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