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4.jpeg

赤子城航海之路,充满鲜花与荆棘

编辑 | 于斌 出品 | 潮起网「于见专栏」 互联网从诞生之初就实现了跨地区的全球互联,当国内人口红利见顶、内需供给增长变缓,为了追求业务的增长,互联网公司必须要拓展新的市场。因此,相比于传统行业来说,互联

编辑 | 于斌

出品 | 潮起网「于见专栏」

互联网从诞生之初就实现了跨地区的全球互联,当国内人口红利见顶、内需供给增长变缓,为了追求业务的增长,互联网公司必须要拓展新的市场。因此,相比于传统行业来说,互联网公司更容易想到、也更容易去发展出海业务。

现在我们能想到的互联网大厂,包括最早崛起的阿里、腾讯、百度与京东,到后来发展迅速的字节、滴滴与快手,基本都在发展出海业务。实际的互联网出海并没有那么容易,真实的数据也并没有那么“漂亮”。 

赤子城旗下业务主要有三,C端产品,B端程序化广告平台,还有AI引擎底层架构,形成自身的全球化流量生态,现阶段,以广告变现为主要商业模式。因此赤子城还被业内人士戏称为“字节跳动的海外版”。 

虽然前几年赤子城的财报一片形势向好的模样,不过在海外政策和疫情因素下,赤子城旗下社交产品能否赢过来自国内和国外的竞争对手,保证营收持续性增长,是一道前途未卜的命题。 

市场小而分散,出海业务成本高 

进军海外市场,从地域上划分为:东南亚市场、北美市场、欧洲市场,最后则是中东市场。 

很多公司由于东南亚整体面积不大,因此都把东南亚当作是一个市场,但在推进海外业务时,不同国家之间业务模式的复制可比国内业务从一个省推广到另外一个省要难得多。

 东南亚市场也就印尼市场大一点,其他的市场相当于我们的一个省的市场规模;市场太小,垂直领域更难做。东南亚各个国家市场规模相对中国都偏小,如果只做1个国家市场,那么难以获得资本的青睐。 

因此赤子城旗下的社交产品,除了进攻东南亚市场,还同时发展中东和印巴等市场。 

依托Yumy、MICO、YoHo等音频社交产品,赤子城在中东、印巴、东南亚等市场站稳了脚跟,但要想成功打入欧美市场,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情。 

欧洲基本被来自美国的Google、Facebook、Instagram等互联网企业攻陷。因此,在互联网的规模效应下,想在已有的互联网主流领域抢夺已经被硅谷巨头完全覆盖垄断的欧洲存量用户市场,其难度可想而知。

image.php?url=YD_cnt_21_01BER0kY47e0

从图中可以看到,Yumy已经是赤子城知名度最高的一款产品,可是在欧美市场的下载量并不乐理想。

 即便赤子城在东南亚和中东的发展势头良好,当业务发展到一定规模时,为了扩大规模就得复制模式到其他国家。然而不同国家直接的文化、经济条件、互联网基础条件都是有差异的。尤其欧美市场和东南亚市场文化差异十分大,赤子城想要提升在欧美的市场份额,还需要更长的时间,投入的资源也要更多。 

外压+内卷,赤子城挑战重重 

2020年,美政府签署针对TikTok、WeChat等出海应用在美国境内禁止下载和使用的禁令。印度政府也大规模打压来自中国的应用,封杀了TikTok、WeChat、Kwai、茄子快传等中国应用,这深深地打击了中国出海企业们“走出去”的信心。

 海外国家针对创业企业,互联网公司的法律法规,也让赤子城等互联网科技公司如履薄冰。例如欧洲针对个人数据隐私的保护法案,例如中东国家对社交软件也要求“持牌经营”等。

image.php?url=YD_cnt_21_01BER0lu4FoJ

2021年,埃及要求社交产品持牌运营相关话题在业内掀起水花。当地政策表明,“不允许未持有经营许可的应用程序散布和煽动不道德行为,破坏本国的社会道德理念,尤其禁止在年轻人在传播不良思想”。

 赤子城旗下都是开放式社交产品,音频和视频的内容都需要谨慎审核,否则一旦因为用户的一些擦边球行为,就有可能被当地政府惩罚。 

目前在中东地区,已经有两家来自中国的社交娱乐平台受到了整顿,甚至有一些从业者被捕入狱。 

对于没有长期深耕海外“从toC到toB到toG能力”的赤子城等新秀出海企业来说,加上海外疫情更加严峻的局面,短期内出海的壁垒和成本将高于收益。 

除了外部压力,内忧也一并出现。TikTok正成为国内出海产品首选的投放平台,但同时也让赤子城同样做社交内容产品的出海企业变得越来越“卷”。 

不仅是赤子城在努力,过去一年,似乎所有的出海玩家都在思考同一个问题:才能走出一条适合自己的本地化之路? 

无论是工具型产品转内容型平台,还是网文、短视频等内容型产品,竞争和变化也锤炼了整个行业的本地化能力。他们不断积累着适应当地市场、取悦当地用户、打通当地行业资源、面对当地政府的经验,成为越来越像“本土化”的企业。

 加上随着海外移动互联网发展,用户可以选择的文化娱乐产品丰富多样,无论是在新兴的印度东南亚等国家,还是在欧美日发达地区,赤子城不仅面临其他出海产品的竞争,还要与本地或国际巨头争夺用户时间。 

回过头看,赤子城出海之行的2021年,“外压”和“内卷”贯穿全年。 

一系列的风暴和洗礼也同时告诉整个行业:只有在产品创新、渠道开拓、政策合规、本地运营等各方面练好内功,才能像“TikTok们”一样,在海外市场顺利地“入乡随俗”,扎根生长。 

多重赛道并行,前途未卜 

在出海商业项目的选择项,工具类是已经被猎豹等公司印证过,是一条门槛较低,相对容易闯出一片版图的方向。赤子城在成立之初,也就是2014年开始搭建自己的广告平台Solo Math,然后在2016年正式推出人工智能引擎。 

但赤子城的人工智能引擎在国外推出后很快就吃了闭门羹。从赤子城历年财务数据来看,广告平台业务从2018年就开始逐渐下滑,流量更便宜、更精准的Google以及Facebook基本垄断了线上流量资源,赤子城的广告业务于2021年上半年报内几近消失。 

甚至在2021年初,赤子城股价由最高点11.54港元回落至4.53港元,市值接近腰斩。基于广告平台业务的日渐式微,为了力挽狂澜,赤子城在2020年转变赛道,开始研发社交产品,希望能通过增值服务盈利。 

对于赤子城来说,投入视音频社交是一场放手一搏的豪赌。赤子城打造了Yumy、Yiyo、MICO、YoHo等开放式社交产品,利用产品矩阵策略布局海外市场。内容与社交类产品是目前互联网产品的大势,这一点毋庸置疑,但这也是一个高门槛的项目。

image.php?url=YD_cnt_21_01BER0miRBav

内容和社区类的项目最需要贴近海外本土的文化,符合当地的国情,了解当地人的喜好。内容型产品由于其文化壁垒,对中国互联网企业来说更是困难,而大部分中国创业者在语言和本地化运营上没有优势,如果项目本身没有很大的技术壁垒,很容易被当地的团队复制过去。 

此外,如今海外市场社交赛道竞争越发激烈,除了老牌玩家Match Group,在线约会交友市场也正在发生一些变化,各平台纷纷推出新功能,其中包括实时视频聊天等,以此实现更加丰富的交流沟通。

 赤子城科技显然十分看好视音频社交,目前移动互联网和5G的普及,使视音频时代扑面而来,而且视音频交互的信息量大、娱乐性强,与社交的叠加一定能产生重量级产品。

 赤子城聚焦音视频等新兴社交形式,打造了视频社交、语音社交、心动社交、直播社交等多元化的社交产品,代表产品有四个:Yumy、Yiyo、MICO、YoHo。 

但他们也同样看到,视音频社交产品需要的带宽和服务器资源远远大于传统社交,是一个属于巨头的市场。 

随着海外市场对新移动应用及广告服务的需求持续增长,可能有新的竞争对手切入海外市场社交赛道,这种竞争可能不单是同一产品层面的,而现有竞争对手加大资源投入力度,又将导致竞争更加激烈。 

赤子城发布截至2022年第一季度的业绩预告,较2021年同期减少约70%。也就是说赤子城最近疯狂“上新”的举动,并没有取得预期的效益。 

结语 

国内互联网业务出海,做得好的产品屈指可数。出海的生意,看似光鲜亮丽,充满着无限的想象空间,实则充满荆棘与挫折。

 过去几年,赤子城的出海业务飞速发展,但如果把它称为“字节跳动海外版”,这个名号目前还是显得过于夸张了。但如果赤子城能对自己的定位有着准确的判断,业务能更进一步,也许有一天赤子城真能成为一个新的流量巨头。

 赤子城未来能走多远,谁也不能完全确定,道阻且长,但行则将至,只能让时间来告诉我们答案。


本文由潮起网 作者: 于见专栏 发布或转载,其版权均为原作者所有,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我们联系删除或处理。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亦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更不对您的投资构成建议。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2
上一篇:不再依靠支付宝,网商银行再出发
广告

4.jpeg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广告

4.jpeg

广告

4.jpeg

广告

4.jp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