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身房大出血和大变革时代

编辑 | 于斌 出品 | 潮起网「于见专栏」 往年春节冷清的健身房里,今年变得人满为患。春节期间健身课程都是饱和状态,预约都预约不上。

编辑 | 于斌

出品 | 潮起网「于见专栏」

往年春节冷清的健身房里,今年变得人满为患。春节期间健身课程都是饱和状态,预约都预约不上。

然而更多人选择了居家健身,淘宝和天猫春节前夕的数据显示,相比往年同期,健身类商品成交额环比上涨近十倍,尤其是居家健身器械成交额同比涨超100%。

与此同时,上海、深圳、北京等城市针对健身房跑路,消费者维权难的问题,采用「7天冷静期」作为解决方案。「可以说7天冷静期给健身行业开了个好头。

线下健身行业被去年突然爆发的疫情冲击。整个线下健身行业正在面临寒冬。

接近一半的健身房在疫情期间倒闭,还有很多健身房离停业不远了。

尽管现在疫情好转,但传统健身房的疲态不减。

以乐刻运动和超级猩猩等为代表的新型健身房,也就是24h智能健身房,正在瓜分传统健身房的市场。

资本的介入更是让新型健身房如虎添翼。1月7日,超级猩猩获得股权融资;1月19日,乐刻运动完成新一轮融资。

get?code=MjBlYzNmMGM2MzVmNWE4MDZjOWU4Y2MyMzIyZGIwZDgsMTYyMDE5MDQzMDQyMg==

传统健身房大出血

2020对健身行业来说是跌宕起伏的一年。最主要就是因为2020年健身是“商家跑路”投诉量第二的行业。

很明显,传统健身房的核心竞争力随着口碑双崩坏,从这种频繁“跑路”的行业乱象就能看出来。

传统健身行业的遮羞布近几年正在逐渐被扯下。

房跑路或者闭店的健身房,主要还是因为运营模式不成熟、财务结构不清晰、从业人员不规范等原因。

实际上,传统健身房的办卡模式一方面有可能会给消费者带来经济压力,而且被课程推销和续费要求也层出不穷,消费者从而会对此感到抵触,这也就是为什么新型健身房会像雨后春笋一样爆发。

中国健身行业自从诞生起就是依靠预付制成长,也造就了一批批大型连锁健身俱乐部。

为了能够回笼资金,预付制和私教业绩成为了健身房的主要销售模式。

主要是因为健身房是一项高投入资产。房租、装修、设备、人工、税收等都是提前支出的成本。

预付模式随着健身行业更多经营者涌入,劣币驱除良币而产生负面效应。

去年的健身行业在遭受疫情重创后,注册量却创十年来新高,达到了24.34万家,国内共有113.77万家健身相关企业,但是增速却比以往减慢。

同质化严重、重销售轻运营、盈利模式单一是传统健身房生存艰难关店倒闭的主要原因。

2001年,北京申奥成功的同时也带来了健身潮。

原本是一家做运动服装品牌的“浩沙”,是国内第一批大规模的传统健身房品牌之一。

“浩沙健身”线下健身房迅速扩张。但是2019年起,浩沙健身陆续关闭门店。去年在港股上市的浩沙国际退市。

英派斯最早是国内运动健身器材生产商。早期线下门店也主要为销售健身器材服务。后来在加盟和直营模式下,英派斯健身房迅速扩张。

高光时刻之后,英派斯健身房不断传出跑路的消息。事实上英派斯健身也一直处于资不抵债的状态。英派斯截至2020年总资产为5788.63万元,净资产-1.35亿元。

“盛极而衰”的浩沙健身和英派斯健身并非个例。疫情期间关店的还有一兆韦德、中体倍力等品牌。企查查上4.2万家健身公司,1.2万家处于吊销、注销或清算等状态。

get?code=OWY3NDBjMDBjODcxMTQ4MGE4ZGY5NmQzNzhkZTkxNzcsMTYyMDE5MDQzMDQyMg==

疫情加速变革

新冠肺炎对健身场馆包括健身从业者来说都是一个非常不小的考验。

“云健身”、新型健身房都具有“24小时”、“智能化”等特点是线上和线下相结合的一种健身模式。长远来看健身房线上线下相结合是一条出路。

另外也有投资机构顾问表示,健身产业如果没有布局相关的线上业务, 大概率不会被投资者看好。

疫情加速了健身房从线下走上线上的节奏,发展势头迅猛的新型健身房对于各大传统健身房来说,是摆在面前的一道坎。

此外,线上健身的发展在疫情期间迎来“春风”。不得不承认疫情确实让更多人注意到健身和健康的重要性,从而激发了宅家运动、“云健身”的需求,除了线上健身品牌,家庭健身器械的市场也备受资本青睐。

用户早就关注到了新型健身房的火热。

“办卡卖课”是传统健身房的主要来源,但是退费难让用户的消费体验大打折扣。

而新型健身房不采用“年卡”制,取而代之的是月卡或次卡,用户可以在网上购买套餐,然后预约和选课,在门店也不会有遇到推销行为。新型健身房这对于用户来说比较自由,自然就更容易被接受。

同时,越来越多的新型健身品牌开始针对特定需求提供专业化服务。传统健身房的主要训练方向是健美,也就是练肌肉。而新型品牌更多的是舞蹈团课,用娱乐的方式来改善身体健康。

与此同时,线下健身市场的人才流动正在发生变革。

健身行业的中流砥柱是健身教练,但如今的资深教练有能力的早已抛弃了传统健身房,去了私教工作室或者新型健身房。

如果一个健身房不能为教练提供良好的发展平台,那么人才流失率就会越来越高,消费者不愿意来,健身房就会被淘汰。

这次大洗牌后,线下健身正在向逐渐多元化、规范化发展。

线下健身房将会朝着更能满足消费者不同需求的方向发展,打造更具个性化的优质健身场景。

新型健身房乐刻、keep land、超级猩猩等纷纷落地,0元团体操课、24小时自助式健身、移动式私人教练成了卖点。

乐刻就是当下互联网思维典型的“24h自助”健身房。只要手机上有乐刻运动APP,花上几百块就能成为会员,除了可以白嫖免费团课,还能享受24小时自助健身房。

像超级猩猩、乐刻运动这种健身房,模式都是O2O平台+器械运动为核心。

这种新型健身房的特点是,落地面积不大,主要选址商圈,切入口是团课,辅以线上健身课程,通过社区获得私域流量,再引流到线下健身房。

新模式下的健身房扩张迅速。

以乐刻运动为例,目前拥有500万+注册用户,8000+签约教练。在门店布局上拥有超500家门店,分布在驻北京、上海、杭州、深圳、重庆等14个城市。

消费者唯一要担心的问题可能是,新型健身房教练培训门槛也不高。超级猩猩今年3月发布的一则教练招聘信息显示,具体为“16+封闭营,掌握1-3门课程”;新任团课教练参加“猩力量团课教练训练营”,具体为“8天+封闭营,掌握2-3门课程”。

get?code=OWM2MzcwNDdjMWQwZTc4NDBjMDk5YTczZWU5NGFhOGMsMTYyMDE5MDQzMDQyMg==

疫情爆发期间,线上健身的发展迅速升温。2020年2月,中国运动健身App行业活跃用户规模快速上涨至8928万,同比增长93.3%。

随着国内疫情的放缓,今年线下健身行业开始恢复元气,但家庭健身的热度却没有因此降温。

同时,部分原来的消费者在疫情稳定后选择“抛弃”线下健身房。

虽然焦虑,但线下健身行业并没有失去信心。在家跟着线上的教学视频做动作,不仅容易出错,还有可能会伤到自己,健身过程得不到保障。健身教练可以解决许多专业问题,还有帮助消费者计划饮食、监督、陪伴等功能。“未来民众健身的需求只增不减。对自身要求高的消费者自然会选择线下健身场所。”

健身产业仍被投资客看好。在今年1月份的体育项目融资和并购事件中,有7起公布了具体融资金额,总额为35.27亿元。

从资本的角度来看,线下健身领域市场依然有未来。线下健身市场将朝着更加多元的模式和发展方向迈进。“未来的线下健身房最需要的其实是更符合消费者特点的内容、更有趣的互动体验与服务、以及更智能化更有效的硬件设备。”

尽管健身行业在中国正不断驶入快车道,但是健身房重销售轻运营的问题,让消费者得不到良好的健身体验。

如今众多新型健身公司,也在更加灵活的付费模式,不过这只适用于小成本健身房和团操课。

乐刻运动、超级猩猩等新型健身房品牌得益于这些新付费模式打下了市场份额。但这种付费制度,还没有在传统健身房做到普及。

健身行业面对体育消费升级的新需求,又该如何重拾消费者的对健身房的信心呢。

健身行业野蛮成长的经营模式不会长久。中国健身行业正在逐渐走向变革。

不少传统健身房已经在经营模式上做出了新尝试。威尔士在2020年进驻天猫,将健身房价格体系变得更透明。

目前中国消费者健身场景选择更多样化。没时间的人可以选择在家健身,有轻度健身需求的人,团操课则是更理想的选择;对于更高阶健身需求的用户,私教课、健身房则是他们一直心仪的选择。

相信未来的健身行业,线上线下谁也离不开谁,就如同线上教育也在转向线下,线上的健身公司也会和传统健身房更多合作,这恐怕才是唯一的出路。


本文由潮起网 作者: 于见专栏 发布或转载,其版权均为原作者所有,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我们联系删除或处理。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亦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更不对您的投资构成建议。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2
上一篇:医改连年大动作之后,“带金销售”如今怎样了?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