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4.jpeg

又一新造车上市,估值1300亿,赶超蔚小理

来源:i黑马(ID:iheima) 作者:米古编辑:九陆 又一家造车新势力要上市了。 i黑马获悉,6月24日,极星汽车(股票代码:PSNY)将在纳斯达克上市交易。此次上市为“借壳”上市,在6月23日,极星与纳斯达克上

又一新造车上市,估值1300亿,赶超蔚小理

来源:i黑马(ID:iheima) 作者:米古编辑:九陆

又一家造车新势力要上市了。

i黑马获悉,6月24日,极星汽车(股票代码:PSNY)将在纳斯达克上市交易。此次上市为“借壳”上市,在6月23日,极星与纳斯达克上市公司Gores Guggenheim完成合并。按照市场预测,极星估值将达到约200亿美元(约合1339亿元),超过蔚来、小鹏及理想赴美上市前的估值水平。

极星汽车背后,站着两大汽车公司——吉利与沃尔沃。成立于2017年底,极星汽车是脱胎于沃尔沃的高端电动汽车品牌,公司总部位于瑞典哥德堡,由沃尔沃与吉利共同控股。

极星汽车的借壳上市并非个例。此前已有多家新能源车企成功借壳上市, 2021年6月,美国商用电动车制造商ELMS通过SPAC方式成功IPO。一个月后,贾跃亭也带着法拉第未来在美国纳斯达克成功借壳上市,上市当天市值达到45亿。

透过极星上市,我们能看到新能源汽车市场的竞争愈发激烈。蔚来、小鹏、理想等一众造车新势力上市,实现量产的同时,拜腾、云度、ELMS……更多的新能源汽车玩家被淘汰出局,这场造车“游戏”的结局还远没有到来。

01

沃尔沃垂涎,估值200亿美元

这家车企今天上市了

极星的故事,源自一场锦标赛。

1996年,瑞典车手JanNilsso成立了Flash Engineering车队,并驾驶由沃尔沃850改装而成的赛车,参加首届瑞典房车锦标赛(STCC),成功夺得冠军。

随后若干年的STCC比赛,Flash Engineering均包揽了冠军。除了是一支车队,Flash Engineering也是一家汽车改装商,与沃尔沃有深度合作。2003年,沃尔沃推出全新S60版,而后由Flash Engineering改装的S60 S2000版赛车也很快诞生。

2004年,JanNilsso卖掉了车队大部分股份,车队首席工程师Christian Dahl接手了这些股份。

一年后,Christian Dahl将Flash Engineering车队,更名为Polestar Racing Team,并成为沃尔沃汽车官方指定合作伙伴。

2006 年,Christian Dahl将Polestar搬迁到瑞典第二大城市哥德堡,多年的技术沉淀,让Polestar不再只满足于称霸赛道,Christian Dahl开始引进全新设备,建立完备的引擎开发改装部门和改装厂房,凭借出色的表现,Polestar得到沃尔沃汽车官方认可,Polestar也成为了沃尔沃的技术人才培养基地之一。

2011年,Polestar进入国际最高级别赛事WTCC世界房车锦标赛。

就在前一年,吉利斥资18亿美元拿下沃尔沃。吉利董事长李书福在当时承诺,将沃尔沃“放虎归山”,“吉利是吉利,沃尔沃是沃尔沃”。这给予了沃尔沃相当大的自主权。

2012年,Polestar成立一个名为TTA(赛车精英联盟)部门,将公司改装生产和赛道分开。同年,Polestar发布了第二辆市售版高性能沃尔沃s60概念车——Volvo S60 Polestar Concept。之后的几年里,Polestar旗下TTA在赛场“一骑绝尘”的同时,Polestar也先后推出多款高性能改装版沃尔沃汽车。

2015年,沃尔沃决定全资收购polestar,吉利控股和沃尔沃各占50%的股份。至此,极星正式成为沃尔沃汽车集团的高性能部门,如同AMG与奔驰的关系。

作为一个起源于赛道,发展于赛道,最后突破赛道的品牌,与沃尔沃合作的20余年中,极星在STCC(瑞典房车锦标赛)、WTCC(世界房车锦标赛)等诸多赛事中,累积斩获7个车手总冠军、8个车队总冠军、99次刷新单圈最快记录,并培养出一大批“大神级”车队改装工程师。

2017年10月17日,Polestar极星正式宣布成立,并在上海进行了首款车型极星1的全球发布,宣告着自己的登场。定位为高端电动汽车品牌,极星1的定价为145万,每年产量限定为500辆。

两年后,极星推出第二款车型纯电动汽车极星2,首发版售价为41.8万,对标特斯拉Model 3。

也就是去年9月,极星宣布要在美国通过SPAC上市,这一合并上市过程中,极星表示将获得约8亿美元现金和私募基金的2.5亿美元现金。

另外,极星母公司沃尔沃汽车宣布将额外至多投资6亿美元以确保获得极星49.5%的股权。按照市场预测,极星估值将达到约200亿美元(约合1339亿元),超过蔚来、小鹏及理想赴美上市前的估值水平。

到了今天,极星也正式迎来又一里程碑——登陆美国纳斯达克。极星首席执行官Thomas Ingenlath表示,此次上市是“公司的里程碑”,到2025年,极星的销量预计从去年的2.9万辆增加到29万辆,并在2023年实现财务收支平衡。

02

借壳上市后,

极星将会走向何方?

极星汽车的借壳上市并非个例。

此前已有多家新能源车企成功借壳上市,但随后都遭遇不同的困境。

2021年6月,ELMS就通过SPAC方式成功IPO,但一年后,ELMS就宣布申请破产保护。

ELMS由罗冠宏创立,1996年出生于重庆的他,16岁就考入北京理工大学宇航学院,毕业后他继续赴美深造。1997年,罗冠宏加入KSS——美国四大汽车安全系统供应商之一。

到了2007年,罗冠宏成为KSS全球总裁兼CEO,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罗冠宏采取百日重组方案,成功带领KSS回到正轨,并保证KSS中国市场同期收入增长10倍。2017年9月,罗冠宏加入福特,出任福特中国董事会主席兼CEO,但5个月后,福特便宣布罗冠宏因“个人原因”辞职。

2019年4月,罗冠宏担任小康股份旗下金康SERES的执行董事。机缘巧合之下,罗冠宏得知小康股份在美国的分公司SF MOTORS,因经营策略原因,决定出售一家名为“EVAP”的电动汽车工厂。

罗冠宏因此找到原通用集团高管詹姆斯·泰勒商议创业事宜,两人一拍即合,以总价值1.45亿美元拿下EVAP,并于2020年正式成立ELMS。

短短一年时间,ELMS凭借着“最后一公里电动货车”的概念,在还未有量产产品的情况下,就通过SPAC方式实现IPO,上市首日市值高达14.3亿美元(约合人民币95.5亿元)。

但随后情况急转直下。

2022年2月,CEO詹姆斯·泰勒和董事长罗冠宏突然宣布辞职,3月,ELMS表示资金链出现问题,并将裁剪24%的员工,而后6月,ELMS最终选择正式递交破产申请。截止目前,ELMS市值为2357万美元。

同样面临无法量产问题的,还有贾跃亭的法拉第未来。

2021年7月,法拉第未来(FF)通过借壳上市成功登陆美国纳斯达克,迎来高光时刻,上市当天市值达到45亿。

有媒体报道,贾跃亭当时也罕见公开露面,当被问及是否打算回国,贾跃亭回答:那必须的。

要承认的是,自身造血能力不足、无法实现量产始终是FF要直面的问题,尽管法拉第未来全球CEO毕福康表示:“仍然有信心在今年第三季度交付首款车型FF91。”

财报显示,2021年FF净亏损5.17亿美元(约35.16亿元人民币),2020年同期净亏损为1.47亿美元。截至2022年3月31日,FF现金余额为2.76亿美元。

毫无疑问,通过SPAC方式上市的新能源车企中,不止ELMS、FF面临破产、靠资本输血、未实现量产的问题,如Canoo、Nikola、Aurora等车企的持续经营能力,也受到了来自资本市场和大众的质疑。

而相比于其它借壳上市的车企,极星尽管还未实现盈利,但却有着其他同类公司所没有的优势。

一方面,极星背靠吉利控股和沃尔沃,具备着技术与资源的双重优势;另一方面,作为唯二一家由中国量产供应全球市场的纯电动汽车品牌,极星在不断拓展全球业务影响力的同时,也占据了先发优势。

数据显示,2022年以来,极星2的订单已超过3.2万辆,较去年同期增长290%。

如何走好接下来的路,无论是极星,还是其它的玩家,都依旧任重而道远。

03

2022年

新能源汽车赛道依旧火热

极星通过SPAC上市,展现的只是新能源汽车市场激烈竞争的冰山一角。

经历了2021年的新能源车企上市热潮,2022年新能源汽车赛道依旧是烈火烹油,鲜花着锦

2022年3月10日,蔚来汽车正式于香港联交所主板挂牌交易,完成了美股和港股两地双重上市。至此,蔚来汽车小鹏汽车理想汽车再一次齐聚港交所,蔚来也成为第三个完成二次上市的造车新势力。

而在2022年年初,哪吒汽车就开启了目标估值约450亿元的Pre-IPO轮融资,并计划今年内启动赴港IPO;其主体-合众汽车也被曝正式启动港股上市计划,计划募资10亿美元。

2022 年1月,零跑汽车也被曝出境外上市计划有新进展,证监会披露的信息显示,零跑汽车向中国证监会国际部递交的审批材料获得受理。3月,零跑汽车就正式向港交所提交了上市申请书。

另一边,威马汽车在6月1日正式向港交所提交IPO材料,算上2020年那场不了了之的“科创板新能源第一股”的试探,这已是威马第二次进击资本市场了。同时,高合汽车主体华人运通也传出要IPO的消息,与瑞银集团和摩根士丹利合作安排潜在上市事宜。

此外,小米、百度等互联网大厂……无一不进入新能源汽车这个赛道,要么直接下场,要么各自押注。

有人冲刺,就有人倒在冲刺的路上。

2021年11月,南京知行新能源破产清算案件开庭受理,其旗下品牌拜腾汽车在实现量产之前,就提前暴雷:办公室撤租、工厂停水停电、裁员欠薪……

2022年,这种情况也在持续,今年4月,云度股东之一海源复材发布公告称,公司将持有云度汽车的11%股份进行转让。公告还透露出,云度汽车因为资金链断裂,今年2月开始已处于停产状态。5月,《上海市青浦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行政处罚决定书》一纸通告,宣告了绿驰汽车的彻底出局。

何小鹏曾表示,接下来将成为“智能汽车全新的春秋时代”。他提到,过去五年中国大概累计有300家左右的新造车企业,今天还有10家左右。

“做好资金、技术和人才储备,迎接2023年的智能汽车史上最强‘战役’。”在解释为何要二次上市时,何小鹏这样说道

当前,新能源汽车赛道还远未到落幕的时候。无论老牌豪强还是“新势力”,一旦上了牌桌,要么不休不止,要么狼狈退场。市场不会给车企以时间,而是会以时间淘汰车企。

本文由潮起网 作者: 网络 发布或转载,其版权均为原作者所有,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我们联系删除或处理。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亦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更不对您的投资构成建议。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2
上一篇:掌握大量个人信息、重要数据、敏感信息,知网被启动网络安全审查
广告

4.jpeg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广告

4.jpeg

广告

4.jpeg

广告

4.jpeg